【愛書人手札】南韓女性的不平等遭遇

2

文/陳秋萍
打從金智英有記憶以來,弟弟的東西永遠不是她可以碰的,在奶奶的心中彷彿只有弟弟才是人般的備受寵愛。小學的她,無法理解為什麼當班長的永遠是男生?到了高中開始有男同學欺負她甚至性騷擾,金智英也敢怒不敢言。大學聯考,她選擇的學校與系別必須以家裡的意見為意見,所有的選擇包含就學或就業都是以家中男人所需為準則。
換句話說,若家裡經濟拮据,女性則必須工作讓男性就學,這讓金智英感到不可思議,為什麼身為女性必須犧牲那麼多呢?
社會要求令她窒息
總算金智英大學畢業,也順利的找到工作並結了婚,雖然能再繼續工作,夫妻倆也有自己的房子住,但金智英發現仍然沒有屬於自己的時間。像是家事打理,下班後還得準備晚餐之類,遇到大節日,則以夫家的團聚為優先,回娘家的時間一年比一年少。
另一方面,儘管金智英表達不願太早生育,因為她明白若想繼續在職場只有兩個選擇,不生或墮胎。然而,家族壓力逼使她不得不放棄工作,丈夫也安慰她生了孩子之後,會幫忙做家務、幫忙幫寶寶餵奶換尿布、會幫忙……金智英不由怒氣衝天,為什麼丈夫是「幫忙」的態度呢?簡直是恩惠一樣的口吻!家務、育兒不是本該一起負起的責任?為什麼犧牲事業負起家務的,一定是女方呢?在種種壓抑之下,金智英漸感無力與無助,社會對女性的要求令她窒息,而她最後將走向何種生活呢?
遭受不平等的待遇
作者趙南柱所描寫一九八二年出生的金智英,其實代表了南韓女性地位長期受到傳統價值觀的束縛下,在社會上所遭到的不平等待遇。二○一七年趙南柱以這本小說榮獲「今日作家獎」,或許也是南韓女性地位這個議題受到重視的緣故。
小說中的金智英所遭遇的不平等,不僅在南韓,世界各地不乏例子,在台灣,女性的權益也是一步步爭取而來的。至今的男女平權雖然進步許多,但是許多習俗或社會風氣仍然存在某些事還是得由女性做讓步輔助的角色,尤其成家生育方面,除非夫妻已有共識,否則育兒責任大多還是女性承擔。
負責上下學接送、孩子的教養等,即使有育嬰假,許多職業婦女亦不敢貿然請假,公司潛規則讓她們心裡明白,一旦請了育嬰假,重回原來的工作已非易事。畢竟育嬰假會造成公司人事上的麻煩,女性工作能力再好,一旦牽涉生育的「問題」(不是「能力」),雇主在選用人事上還是以未婚女性或男性為優先!
或許與南韓相較之下,台灣女性的地位確實好些,這讓我想起一部南韓電影《我的野蠻女友》,二○○一年上映時,台韓皆大受歡迎,電影裡女主角的恣意任性恐怕是所有女性心所嚮往的。
世界上還有許多國家的女性是受到男性沙文主義壓迫的,我們不僅要珍惜現有的權利,更要持續的爭取該有的權益,相信人權是不分性別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