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租稅議題還給專業

7

九合一選舉選戰打得非常激烈,租稅議題浮上檯面。有位候選人也是現任地方首長,批評另一地區候選人的出租宿舍,一棟房子有近百個門牌,因每戶現值十萬八千元以下免繳房屋稅,而影射屋主有不道德的情事,被外界解讀在幫另一黨派的候選人「助攻」,使問題真相受到扭曲。
租稅議題是非常專業的事,最忌政治人物夾帶政治動機,作為攻擊不同立場人士的武器而信口雌黃,因此應從法理角度就事論事,還原真相。
就該被指涉取巧避稅的房屋言,自始係依照房屋稅條例第十五條之規定,住家房屋現值在新台幣十萬元以下者免徵房屋稅。當初的立法意旨,是為了照顧住於老舊簡陋房屋者,對於房價低於一定金額以下者,免徵房屋稅。民國八十一年七月起將免稅門檻調高至十萬元。因此新房屋原來評定現值在免稅門檻以上即要繳稅;但隨著房屋逐年折舊而老去,有些老舊房屋評定現值在幾十年後可能低於免稅門檻即免稅。事實上,全國目前即有二百零二萬戶老舊房屋現值低於免稅門檻而免稅。
該屋主自始即按照出租學生之需要,以隔間方式申請門牌,再按照一門牌繳納一房屋稅的方式,完全符合相關建管和稅法的規定。且房屋稅是稅籍底冊稅,由稅捐機關根據建管資料計算核課後主動通知納稅人應納稅額,和所得稅、營業稅由納稅人申報大不相同。而房屋的評定現值是由直轄市和縣市政府的房評會決定,納稅人本來就沒有取巧操控的空間。因此該案例應該是從新屋開始出租時即依法繳納房屋稅,只是像其他房屋一樣,多年後因為變得老舊而使房評會評定的現值低於免稅門檻而免稅。
因此,不同立場的人士,若見獵心喜,應先做好功課,了解「租稅法定主義」的真義,先請教財稅專業人士的意見,再提出質疑。如果懷疑其是否有誠實納稅,不妨提出該房屋評定現值高過免稅門檻卻沒有繳納房屋稅,以及其房租所得並無誠實申報繳納所得稅的相對證據,直接提出告訴,讓司法還原真相,給社會一個交代。不從專業角度切入,刻意從「道德」的角度影射他人投機取巧,本身即有「不道德」之嫌,只會貶低自己,不會獲得社會大眾的認同。
從該房舍用於出租給學生言,其實符合住宅法有關「社會住宅」的定義和意旨,亦即「提供予未設籍於當地且在該地區就學、就業有居住需求者」,且承租的學生大多表示其房租比附近民宅租金水準低,可見來自中南部的學生是真正的受惠者。而且該屋主廣建學生宿舍,讓政府可以不必花費納稅人的錢去興建社會住宅,也幫政府解決了許多大學生「租不到」、「租不起」的問題。批評者自己承諾的「四年內要蓋兩萬戶」都跳票了,還要影射別人,有失厚道。
從房屋稅訂定免稅門檻照顧住於老舊簡陋房屋者的初衷言,出租房屋並非自住,應否適用免稅,值得進一步商榷。批評者應該清楚了解,房屋稅是地方稅,地方首長如果認為應該排除非自住房屋,何妨就透過立法委員,直接提出修法建議,或建議財政部直接修法,如只是用政治手段製造話題,不求根本解決問題,遲早會反噬自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