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你成長】再忙 也要說愛你

2

文/青鳥
好久沒去海邊走走了。
孩子還小那幾年,只要一有休假,就會帶著他們往海邊跑。不論是沿著步道散步、陪著他們騎腳踏車、在廣場上追逐、爬到岸邊岩石上聊天、看著防波堤縫隙裡橫行的螃蟹……那是一家人最省錢卻最快樂的消遣,也總伴隨最無憂的笑聲。
然而,隨著他們長大,雖然住的地方離海邊更近了,去海邊的次數反而變少了。
這個夏天的尾巴,全家大小約好到海邊走走。天氣曖昧得不知道是該帶件薄外套,以防沉不住氣的秋涼囂張;或者拿把傘,避免捨不得退場的夏日午後暴雨突然造訪。
一行人沿著海岸線旁的人行道,邊吹著鹹鹹暖暖的海風前進,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印象中,彷彿昨日還黏前膩後,沒拉著手就不敢踏上堤岸的他們,怎麼一眨眼都像個大人了?空氣中沒了往昔聒噪的歡愉聲,心裡卻多了一角空曠的沉悶況味。
現代人都忙。工作繁忙的父母造就學習繁忙的小孩,從小就交托給安親才藝班,幼稚園到研究所忙著學習生存的基本功,踏入社會後忙著工作、談感情、養家糊口,忙著忙著就過了大半輩子。好不容易退休了還怕沒事情做,安逸得很心虛,好像沒為自己忙些什麼,會可惜了來這世上一遭。
忙歸忙,為什麼忙?忙出來的結果是不是你的初衷?如果事與願違,為什麼還窮忙?
多年來,我都是夜間工作者。孩子才剛會爬的時候,還有個一周一次的兼差,那天得從傍晚五點工作到隔天上午十點,小睡一下,下午再出門上班。那時,常常睡不到一兩個鐘頭,小鬼就爬到我的頭上,抓著我的頭髮、耳朵、鼻子、眼睛,笑得格格格的,而我總是拒絕瞌睡蟲的抗議,用半夢半醒的軀殼歡快地陪著他玩耍。
我總不忘告訴自己,再怎麼累的工作,我是為了家人而辛苦,如果和他們在一起的時間,不是最快樂、最寶貝的,那還有什麼意義?因此,就算兼了兩份差、三份差,只要有空檔,我一定往家裡鑽;即使通勤時間比相聚時間還長,我仍然樂於把握那二、三十分鐘,看看他們、陪他們笑笑鬧鬧,再趕赴下一個工作。甘之如飴。
忙是不得已,本來我和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就比別人少了,當然更不能錯失製造回憶的機會。
事實上,父母的付出孩子會懂,懂你是不是把他們擺在比誰都重要的地方。就像現在,儘管功課繁忙,甚至假日得打工、做專題,他們總會先問問家裡有沒有活動,再行安排;就像現在,儘管只是在海邊走走,他們也樂於推掉其他節目,因為,這是家人相聚的時光。
回程時,忽地就演起了東山飄雨西山晴的戲碼,一家子就近找了間咖啡屋閃進去。
坐在窗邊,看著一顆顆雨珠落在地面,慢慢形成一片片墨黑的漬痕,再變成一畦畦小水窪;就像簡單的日常,一句問候、一個眼神、一顆關懷的心,總會在無意識中,一絲一縷地搓捻成牽絆著家人的纜索,教心念緊緊相連。
用半輩子庸庸碌碌,我真心寧願換來的是一家人的笑顏。再怎樣的錦衣玉食、豪邸樓閣,當真敵不過滿室暖語。感謝天公疼憨人。
喝著苦苦的咖啡,看著滑手機的他們,我貪心地說:「以後我們還是常來海邊吧,像你們小時候一樣。」
「當然好啊!只要有空。」大兒子說,小兒子插嘴道:「那有什麼問題,時間只要擠一擠就有了!」然後兩個人就像小時候一樣,嘻笑打鬧了起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