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湖畔

9

文/平禾
這個故事取材自真實案例。作者平禾是資深社會、司法記者,喜在案件中找尋富有人性的愛恨瞋痴故事,給人心靈的啟發,出版小說《判決人生》、《色計》。
愛河從東邊流進湖裡;情川自北方匯入湖裡,愛河水黃濁,情川水清澈,兩溪融合湖水呈淡淡的黃綠色,湖名愛情。
湖畔柳絮步道有人影走動,林思誠撥開綠色簾幕般的柳條跨過小水溝,趁汪慧慧伸手要他牽手時將一只黃金戒指塞進她掌心。
「啊!」她驚呼,笑盈盈:「你,這是……。」
「我想邀妳跟我共度未來的日子,我們會有一個家,幾個小孩,我要讓妳過好日子。」
「嗯!」汪慧慧流淚點頭答應他的求婚,摟著他說不出話。
「我跟爸媽說好,重新翻修三合院,裝潢好我們就結婚,爸媽住西廂,我們住東廂有自己的空間,又能與爸媽互相照應,我爸媽就是妳的父母,妳不再無依無靠。」
「嗯!」汪慧慧使勁點頭,哭著讓林思誠戴上戒指。
愛情湖畔多一對互許終身的戀人。

婚後7年,兩人有一雙兒女,兒子6歲,女兒4歲。一家4口在愛情湖畔柳絮步道、相思林道留下腳印,在青青草原野餐,在湖中泛舟,歡笑聲像愛河水源源不絕。
林思誠工作之餘,無時無刻都在想怎麼賺更多錢,讓妻兒過更好的生活;讓父母不憂餘年。
「這樣賺才快。」朋友帶他去賭場。
「賭博不好。」
「不好?不好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在這裡。」朋友掏出錢加入賭局,「馬無夜糧不肥,人無橫財不發。」
「賭博贏的人都是賺輸的人的錢。」
「對呀,贏了就走,就永遠不會輸。」朋友給他幾張鈔票,「輸了算我的,贏了再還我。」
那一晚,賭神菩薩收徒弟,林思誠狂贏3個月薪水,馬上閃人,「贏了就走,永遠不會輸。」
後來,他天天去賭場,賭徒初入門的好運氣用完了,他開始輸錢,輸錢想翻盤不想走,贏錢想贏更多更走不了。
半年後。
林思誠在停車場剛掏出車鑰匙,柱子後面冒出6個男子,棍棒一陣痛毆,將林思誠打趴踡曲臥地。
「再給你一個月,如果還不出100萬。」帶頭的小眼睛男子蹲下身:「下個月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聽清楚了嗎?」

「我要報案,有一輛車掉進愛情湖。」釣客拋魚鉤時看到一輛車在湖中載浮載沉,「地點在環湖公路大彎道、愛河流進湖口附近。」
警察和消防隊到場,只見黑色車頂在黃綠湖水中沉浮。
「人呢?」警察用望遠鏡搜尋四周水域,什麼也沒有,「先撈上來再說吧,或許人還在車內。」
消防隊出動警艇接近落水車,蛙人下水將鉤子鉤住車底盤,警艇將車子拉到小船碼頭拖上岸。擋風玻璃破個大洞,駕駛座車門外側凹陷,車頭和引擎蓋傷痕累累,顯示車子衝進湖裡前曾有一翻撞擊,不見駕駛,一支手機掉在前右座位地板,車後座有個旅行箱。手機泡水無法開啟,行李箱裡只有換洗衣物和盥洗用品、雜物。
警方從車牌號碼查出車主是林思誠;一方面通知林思誠家人,一方面到環湖公路大彎道查看,果然看到車子衝撞護欄的撞擊痕跡,車轍從邊坡一路延伸進湖,沿途雜草被壓平,灌木折枝葉落。
「看這撞擊痕和車轍痕,當時車速一定很快,柏油路轉彎處沒有煞車痕,代表快速轉彎時失控撞護欄,撞倒護欄後直接滑落邊坡衝進湖裡。」
「直接衝進湖裡?」林爸爸憂心忡忡地問警察。
「代表他根本沒有跳車的時間,跟著車子衝進湖裡……落水的機率比較高。」
「如果跟著車子落水,不是應該在車內或是附近嗎?」
「車門是開的,看來他應該是游出車外或甩出車外。」
「警察大人,拜託您一定要找到我兒子。」林爸爸下跪磕頭:「我相信他還活著,他能開車門游出去,他就有可能還活著。」
「他會游泳嗎?」
「不會,從來沒聽過他去游泳,頂多小時候在小溪裡泡泡水。」林爸爸再磕頭,老淚縱橫:「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兒子。」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消防隊的小艇翻攪每一尺湖水;警察搜遍環湖四周每一寸土地,沒有林思誠的身影。7天後搜救行動結束,林思誠生死不明,列為失蹤人口,如果滿7年仍無消息即由法院宣告死亡。雖然暫列失蹤,尚未證實死亡,但林家人都認為凶多吉少,林思誠已死。
汪慧慧長髮拂面,一手摟著4歲女兒,呆坐湖邊,望著湖面粼粼波光,淚水早已哭乾,她只盼著奇蹟出現,丈夫從湖中游回岸邊一家團圓。
「爸爸!你在哪裡?」6歲兒子對著湖水大喊:「爸爸,快回來!爸爸快回來!」妹妹接著加入大喊:「爸爸,快回來,快回來,媽媽不生你的氣了,爸爸……」
聽著一雙兒女呼爸爸的稚嫩嗓音,汪慧慧悲從中來,淚如泉湧,摟著稚兒幼女,母子3人哭成一團。
夜幕低垂,星子閃耀,寒風習習,汪慧慧攜兒女回家,方跨進院子西廂傳來林思誠母親的哭號聲,聲聲催淚,汪慧慧急步走進西廂開門,想安慰傷心的婆婆,不料屋內爆出一串咒罵。
「都是她,她是掃把星,在家剋死父母,出嫁剋死丈夫,害死咱們兒子,我的兒呀,我就你這一個兒子,你怎麼就這樣走了,……我早就不贊成他娶這掃把星進門,你就不幫我勸勸他。」
「我怎麼沒勸他呢?」林爸爸搥胸頓足地怒吼:「我說,這女的手紋幾乎斷掌,8歲以前父母陸續早死,不吉利,思誠被愛情衝昏頭,硬是要娶,還說她人口簡單,沒有娘家人囉嗦,娶進門他多個媳婦,咱家多了個女兒……。」此時突見媳婦牽著孫子孫女進門,一時說不下去,只有嗚嗚乾號。
汪慧慧原本以為丈夫走了,還有個家,家裡還有公婆可以依靠取暖,現在頓時冰銷瓦解,疲憊的身心不堪公婆這一擊,霎時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一星期後。
保險公司業務員走進林家,林爸爸怔怔地坐在院子一把破舊的藤椅上。
「先生您好,我是平安健康保險公司業務專員,我找林思誠的太太汪小姐。」
「我是他爸爸,思誠都沒了……」林爸爸哽咽地問:「你找慧慧有什麼事?」
「是,是,我們知道這件事,也覺到很意外,很哀傷。」保險專員說:「我就是為了這件事來的,林先生出意外前曾經向我們公司投保意外險500萬元,死亡理賠是500萬,失蹤在法律上代表生死不明,可以先申請理賠150萬元,其餘的350萬元要等有結果後才能理賠。我來告知林太太這件事,請她考慮是要等有結果一次申請出險或分次申請。」業務專員將文件交給林爸爸:「麻煩您交給林太太。」
「為什麼要交給他太太,我是他父親,我不能處理嗎?」
「因為林太太是受益人。」保險專員說完,道別離開。
林爸爸急忙起身返屋戴上老花眼鏡,呼喚老伴:「快來看,快來看看,剛剛來一個保險業務員,說思誠有買保險。」
老夫婦在屋內輪流看完文件,對坐思索,時而埋怨幾聲,「一定要找她問清楚。」
老夫婦踏進東廂房,將保險文件扔在汪慧慧前面:「思誠上個月去買保險,受益人是妳,妳為什麼瞞著我們?」
「什麼保險?什麼受益人?」
「別裝糊塗,保單在這兒。」
汪慧慧撿起保單細看,搖頭說:「我不知道思誠何時去買意外保險,他沒有告訴我。」
「為什麼受益人是妳,卻不是我們倆?」
「我怎麼知道,又不是我買的,我真的不知道。」汪慧慧流淚說。
「我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報警請警察調查誰出錢買保險。」林爸爸咄咄逼人,質問:「是不是妳買保險再害死思誠,圖謀500萬保險金?」
「什麼?爸爸,你怎麼會懷疑我害死思誠,我……」汪慧慧怒急攻心又昏倒。

秋風蕭瑟,風尖兒溜過屋簷發出「呼呼」的呼嘯聲,冷冷月光照在東廂房窗欞,窗內一對小兄妹躺在床上正睡得香甜,汪慧慧坐在床沿看著他倆,輕撫幼小的臉龐和細細的頭髮,淚滑出臉頰滴到被單,化成一個圈。
汪慧慧攤開信紙,一字一句寫著對林思誠的思念。
「人生苦短,但對於我來說卻不苦不短,我是幸福的離開,追隨愛的人兒離開。說好一起慢慢變老,一起離開,怎麼能捨得你單獨離去呢。……寶貝,老婆來陪你了,我只想一家4口在一起。」
「此時做這樣的選擇,我也好害怕,害怕沒有成功死去會痛苦,如果還有一輩子,我仍然會選擇嫁給你,不知是否還願意娶我?……現在雖不知你是否還活著,但每天這樣思念你,已讓我沒有活下去的念想,我更沒有勇氣承擔外界的言論壓力而活著。我想說的是,失去心愛之人我已夠痛苦,卻要忍受莫須有的蜚言流語,無時無刻面對懷疑的眼神,與其活著不如和你一起去。」
「你知道的,我從小父母雙亡,像動物般輪流寄養在叔嬸家、阿姨家、舅舅家,居無定所,得不到關愛的眼神,讓我好羨慕有爸媽的小孩,好想擁有自己的家。正當這一切都如願,我們有一雙寶貝,你卻遽然撒手。我的夢碎,我的人生毀滅,如果我撇下兒子女兒去找你,他們會重蹈我的覆轍,跟我一樣成為沒人聞問,無人關心的小孩,我決定帶他們一起去找你,只要我們一家4口在一起,哪裡都是天堂。」

愛情湖畔再度傳出震天哭嚎聲、呼喊聲和警車救護車鳴笛聲,兩艘藍色小艇緩緩駛近木樁小碼頭,第一艘小艇躺著小兄妹的遺體,慘白的小臉上纏著些許水草;第二艘載回汪慧慧的冰冷身體,嘴角還有綠藻之類的水生植物。
母子3人的遺體被抬上岸,放在岸邊沙地,林家二老哭喊乖孫的名字,埋怨媳婦狠心,害他們失去兒子,現在竟連孫子孫女也帶走,「一個也不留,這不是掃把星是什麼?」
此時,人群中傳出一聲吼叫,像原始人那般為控訴天地不仁發出的慘烈吼聲,大眾嚇得主動讓開一條路。林爸爸一見來人,像見鬼似的雙手挪動屁股往後退,林媽媽則瞪大眼:「思誠!你─沒─有─死?」
林思誠衝到妻子3人遺體旁,抱著汪慧慧,手摸小兄妹臉龐,喃喃自語:「妹妹,哥哥,爸爸對不起你!」
「這是怎麼一回事?」林爸爸回神,揪著兒子衣領問。
「我,我欠了一百多萬賭債,想詐死騙保險金還債……我還來不及說……」
「你這混蛋……」
林家父子抱頭痛哭。
小啟:閱讀本版後,有任何心得想法或建議,歡迎來信。請寄newsmaster@merit-times.com.tw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