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深處】跺一下腳

3

文/禾月
站在地球經緯線交會的一個點上。當年我十歲,後面是一條寬約一.五公尺的灌溉溝渠,流水潺潺。前面幾棵柳樹、林投下大片的沼澤地,滿是綠油油的稻田。腳跺一下,水邊的草叢會跳出青蛙。而再往前走幾步路就是頭份鎮上少有的幾個閩南村落之一的「蘆竹湳」了。
六十年後,大小工廠、縱橫交錯的馬路包圍著這個碩果僅存的村落。賺了錢的懷鄉台商和在地愛鄉青壯年,合作辦了「提蘿蔔燈歡樂過元宵」的蘆竹湳好彩頭藝術祭活動。
得知這個訊息,想起自己的童年,春暖於田埂上割嫩草,不時把腳伸進沁涼的湧泉;夏日在那潺潺流水中摸蛤仔;定期還得到這個村子理頭髮;回外婆家,更是必須穿過這個和我們自己伙房有著不同氣味的村落。於是決定獨自漫遊一趟,以撫慰多年悵然若失的心靈。
活動不少,聲勢也不小。搭了個大型舞台,有在地義工,也來了不少外地工作人員。一大群小學生在活動中心廣場,進行熱鬧有趣的雕蘿蔔燈活動;二三群幼兒園小朋友,由老師帶著逛村落;我則被廟宇旁邊大片的菜圃吸引,情不自禁地走進去和老農閒聊。聊著、聊著,居然我們是畢業於同一所國小、同年級的老同學。很自然地,我帶走了他園子裡的三棵大萵苣、一個高麗菜、五顆蕃茄和二十幾粒的玉米種子。他則留下了我本來要給弟弟吃,自己剛做好出爐的藍莓麵包。
我們兒時並未相識,但是有不少共同的記憶:國小的校園、老師、同學、上學的路、兩村之間的田野……所謂「力量來自共同的記憶」。第一站就豐收,著實令人欣慰。
雖然背著重重的農產、步伐卻異常的悠閒。舞台吸引不了我的興致,鑽入小小巷弄,來到一個滿是花草,標示著「台灣更美.從酵開始──愛酵園地」的老屋前,吃了一顆帶殼的松子,喝了半杯精力湯。坐下來聽屋主和義工述說酵素液的好處和製作方法。
屋子雖然老舊,但屋裡整潔的擺滿藍色的酵素液發酵桶,飄著淡淡怡人的清香。坐在庭中就是舒適,不太想離開。屋主嘆了口氣說:沒辦法,我們緊鄰這些石化工廠,只有靠這些酵素才能好好活著。看,這些茂盛的花草都是澆酵素液的。
臨走前義工給每人帶一瓶酵素液回家澆花愛地球。是啊!植物和人類是共生的。電視、電腦、電冰箱、冷氣機……夠了、夠了,別再要了。好一個愛酵園地。
站回六十年前那同一個經緯交會點上尋覓,是有一些紋白蝶飛舞在菜圃上,但那綠縮小了,縮得很小很小了;腳下的泥也加了水,跺一下,哦喲!水泥好硬。風吹過來、沒有潺潺、沒有柳葉、沒有林投、沒有湧泉、沒有……一切杳然了!
童年好硬,怎麼?我的童年變得好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