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之至】鷹眼.翱翔.張大川

35

文/雄獅美術企劃編輯黃怜穎
初識張大川,他給人的印象質樸親切,因熱衷生態教育,對於台灣動植物、原住民生活型態等屏東在地故事皆能侃侃而談。他長年都在屏東、高雄、台東一帶生活,十多年前從沒想過有天會愛上空中攝影,持續從地面到天空,透過自己的方式記錄分享對居住土地的情感。
張大川很喜歡飛行的感覺
為什麼開始「飛」?二○○三年因緣際會接觸飛行傘,持續著飛行的興趣好多年,某年張大川工作與經濟狀況步入人生低谷,藉由飛行傘的紓壓,好似也經歷把自己從現實低谷裡拉起的契機。
「飛行傘教練跟我們講,飛的時候要跟著上升氣流。氣流好的時候,飛行傘可以一直往上飛。我曾經在上空停留五個小時下不來呢。」跟著好氣流飛行,就像隻大老鷹般在天空盤旋的狀態,有次飛行真讓他遇上了老鷹!僅二、三十公尺的距離,跟在如此雄偉的大鳥身旁安穩平靜地飛著,十分感動,「老鷹應該以為我也是另一隻大鳥吧。」與老鷹奇遇後的每趟飛行,張大川必是相機不離身,老鷹開啟了他記錄飛行旅程的開端。
喜愛冒險的張大川後來接觸了裝載動力的輕航機,飛得更高、更遠,也就能前往特定目的地;現在他已能自己駕駛輕航機,進行高空拍攝之前,可先行探尋多處觀照台灣山海的視角,做好拍照前的準備。
張大川原本只想隨興記錄自己的飛行日記,偶然見到法國空中攝影家亞祖.貝彤(Yann Arthus-Bertrand)所拍下的《從空中看地球》系列,十分驚豔於多彩變化的地球景致,這分動人也好似張大川在台灣高空俯瞰島嶼風景時觸動自己的初衷,那分與大地共榮的心跳,而貝彤的作品成為他空拍攝影的心靈啟蒙,多年過去,他也一步步累積了許多影像。
鳥瞰台灣山海與山林淚痕
好比收錄在《大川大山》攝影書裡的許多飛行足跡,從高空才能一覽雄偉遼闊的玉山群峰、東峰、南峰到北峰,登過玉山的人如見到那幀畫面裡清楚露出從排雲山莊登頂的路線,爬山的身體感轉換成高空視角,路徑全貌成為記憶投射的接點。
又或者沿著台灣最南端繞行的「國境之南」,鳥瞰的鏡頭穿透墾丁湛藍海面,在陸地上無法清晰望見的「屏礁」,大面積在水面下展開全貌,台灣後壁湖與澳洲大堡礁才有此世界少見的海洋景觀,多麼珍貴的記錄!高山的、沿海的、溪流的、蔥鬱的、雪景的……地貌和季節交織起張大川飛行在台灣上空的時光。
然而,二○○九年八八風災過後,他陸續行經了一些地方拍攝下消失的地景,對比風災前所記錄下的,讓他對大自然災變感到震撼!鏡頭裡望去,新好茶部落消失、屏東霧台山崩路斷……風災後再度從空中所見,都已化為山林的淚痕,原先的地景樣貌和人類生活的痕跡僅存在災前無意間所記錄的畫面中了。
因土地災變而起的「使命感」,也讓他認知到「現在不拍,以後可能就沒機會了。」使張大川對空中攝影越發認真對待,對現在的他而言,已是一個生命中重要「志業」般的存在。
空中攝影連結土地情感
「我只是想把台灣的美拍出來。」長時間的飛行踏查,讓張大川意識到必須珍惜每一回的鷹眼翱翔,他已從無心插柳的際遇,漸聚焦至主動分享台灣之美給土地上生活的人們,藉由高空視角—需要技能、知識與可遇不可求的好天候,回望這片療癒過自己內心,也將持續療癒你我的美麗島嶼,透過其記錄,觀者也能轉換視角、讓心飛行在你我曾踏足的角落,或飛往也許一生很少有機會在冬季前往的高山湖泊。
張大川的航行視野帶著我們往外觀看令人驚奇的視點,翻越(也是翻閱)頁頁山海風光時,我們不也在往內思量自己與土地的連結,一如他十多年來透過飛行拍攝台灣地貌,連結起自身與土地的強烈情感、作為一個「人」的最初感情,而那分往上飛的勇氣與堅持的膽識,正是支持著自己從生命轉折處飛躍而起的重要能量,也將繼續藉由攝影感染土地上的人們,奮力嘗試在生命航程中翱翔。
後記:此文摘錄自《大川大山:張大川台灣高空攝影印象記》書中後記訪談一文,雄獅美術將於二○一八年十二月出版。
【展覽】
大川大山:
張大川台灣高空攝影印象記
【時間】
11/10~12/2免費入場
周三四五13:00~19:00
周六日10:00~19:00
【地點】
Link Lion雄獅星空(台北市
中山區南京西路9號2樓╱
捷運中山站3號出口旁)

張大川熱愛飛行,從2003年持續至今,透過自己的方式記錄、分享對台灣的情感。圖/張大川提供
張大川熱愛飛行,從2003年持續至今,透過自己的方式記錄、分享對台灣的情感。圖/張大川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