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美國內政問題的外在效應

46

文╱徐宗懋(文史工作者 )
最近有兩則國際新聞登上重要版面,一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問中國大陸,重建中日高層關係;二是美國匹茲堡發生仇殺猶太人事件。這兩件事情看似無關,其實就如「蝴蝶效應」,源於美國內政的隱憂,導致內部問題擴大,從而引發國際政治的變動。
自從川普就職美國總統之後,不斷地煽動反移民情緒,同時指責自由派的媒體為「人民的敵人」,美國種族和宗教分裂情況更為嚴重。中美貿易戰一開始,美國經濟快速提升,但經濟成長依賴的是普及的國民教育、密集的勞工訓練、不斷完善的基礎設施、與時俱進的經貿法規等,這些基本面的提升均非一朝一夕之事。
川普政府實施減稅降息,形成投資和消費暴增的現象,股匯市一片叫好,但只是虛胖,經濟終將回歸實體面,所以今日股市狂落,中美貿易戰兩敗俱傷的跡象逐步浮現。美國經濟開始不好,原本的社會問題就變得更尖銳。前美國總統歐巴馬、前國務卿希拉蕊等多名前民主黨領袖,包括自由派媒體CNN接到炸彈郵包事件,震撼了美國政壇。接著,匹茲堡一名極右人士持步槍衝進猶太教堂,槍殺了十一個猶太信徒。
原本美國的分裂被認為主要在於基督徒和伊斯蘭教徒,但這兩個事件都跟伊斯蘭宗教無關,而是極右分子製造的,其思想屬性接近納粹黨和白人至上主義,這是存在於伊斯蘭情況之前的極端白人種族主義,從美國南北內戰以後就根深柢固地存在,反對猶太人、反對有色人種、反對黑人、反對拉丁美洲移民,最後是反對支持多元種族概念的自由派白人。他們的激進和暴力傾向比起伊斯蘭激進派不遑多讓,早年他們最為人所知的就是在森林裡獵殺黑人的「運動」,以及將黑人吊死在樹上的私刑,旁邊還站著鄉村的小孩,就是在這種環境中傳遞3K黨的激進思想。即使今天的美國民主法治健全成熟,但偏激恐怖的思想仍然代代流傳,最近槍殺猶太教徒的事件提醒了世人,激進的恐怖幽靈依然存在美國民間。
川普總統扮演什麼角色呢?可以說,這些激進的極右分子都是川普的崇拜者,川普上台前後一直打著反移民的口號,雖然他並沒有直接反對黑人和猶太人,相反地還跟以色列政府特別要好,冒著大不韙承認以色列首都是耶路撒冷,但所有原始的激進型態都在川普的好戰語言中找到託身之處,並且不定期地湧現,更進一步地撕裂美國社會。至於這種現象對美國的外交有何影響呢?應該說,這是一體兩面的。川普的激進政策對內是激烈的壓制自由派,對外則是以「美國優先」,處處樹敵。以最早的美國與墨西哥和加拿大重簽自由貿易協定為例,內容要求兩國不得與中國大陸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等於是控制兩個鄰國的主權。加拿大和墨西哥完全依賴美國,只能低頭接受。川普卻宣稱「團結」了美墨加三國。在川普政府的算盤中,美國將用這種脅迫的方式繼續「團結」歐洲和日本,最後成功地「團結」了全世界一起對付中國大陸。
很難想像世界上有這種如意算盤?世界其他國家的經濟並不像墨、加那樣,有一定的實力和自主性,而沒有人喜歡被脅迫,日本的反應就是最明顯的,川普的反覆無常讓日本對美國的信心產生動搖,開始自己找一條路,這也促成了安倍訪問中國大陸,以及兩國關係逐漸加溫的國際格局,稍早南韓人也自己實現了南北韓和解,這些都是美國內政亂局的外在效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