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樹梢如平地 獻身植物保育

4

【本報南投訊】「植物獵人」號稱是全台灣最危險的工作,今年四十五歲的洪信介,每年至少有一百天深入森林,儘管每天冒著從樹梢摔落、被蜜蜂或毒蛇叮咬的危險,他仍堅持探尋全台罕見植物物種。
地球上許多物種以千百倍的速度走向滅絕之路,清華大學教授李家維博士為尋找罕見的植物物種,在南台灣成立植物保種中心,還組建一支「植物獵人」團隊,走訪全球各地,至今已有至少三萬兩千五百八十七種活體植物長在十七個花房裡,是世界最豐富的收藏中心。
二○一七年四月時,團隊前往索羅門群島尋訪珍稀植物,洪信介當時一馬當先爬上二十五公尺高樹,摘下樹梢懸掛的巨大石松,身手矯健,連在地年輕人都自嘆不如,讓李家維留下深刻印象,因此結緣。
洪信介只有國中畢業學歷,要進入保種中心時,資格審查差點通不過。現在他的同事幾乎都是碩、博士,但是他站在樹上跟平地一樣,甚至可以「跳樹」,這些碩、博士同仁都尊稱他一聲「介神」。
這一年多,他採集了一千五百種瀕危植物,製作了一萬五千份標本,成為台灣採集海外標本最多的人。
窮困潦倒 也不賣夢幻蘭花
「介神」除了敢搏命,做的功課也不少,房間床頭和廁所都擺滿植物圖鑑,就是希望能夠更了解這些植物的名字及它們的生存環境。現在他眼睛一掃,就能辨別各種植物的種類和狀態。
除了將瀕危植物帶回保種中心保育、製作標本,洪信介每天都處理植物直至深夜才睡。「起碼要知道有什麼植物才能保護環境。」他說,採集的植物如果要做成標本,愈新鮮、愈早烘乾,品質愈好,所以他發明了機器來烘烤,再將植物各部分器官放入液態氮中,利用低溫一百九十六度完整保留基因;未來生態系若被摧毀,人類想重建時,這些植物可以扮演關鍵性的角色。
洪信介表示,九年前他曾找到「夢幻物種」蘭嶼桃紅蝴蝶蘭,很多花商開出五萬元求購,當時雖然很窮,但就是不願意放手;如今來到保種中心上班,他捐出的第一種植物就是這株珍貴蘭花,因為中心有能力可以繁殖。
洪信介談到,最近老花愈來愈嚴重,若老了沒辦法爬山,就考慮成為植物描圖畫家。「在社會中,我是很窮困潦倒的,可是到了森林裡面,這些平常人看不到的東西,就好像是我的收藏一樣,有一種又夢幻,又富有的感覺」。

保種中心目前已經收藏了三萬兩千五百八十七種植物。圖/取自網路
保種中心目前已經收藏了三萬兩千五百八十七種植物。圖/取自網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