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在金庸的江湖,行自己的俠義

2

執筆人:于國華 文化工作者
小說大家金庸辭世,廣大「金迷」哀悼不已。連日來相關訊息頻繁出現媒體,緬懷聲中夾雜著討論:年輕人還看小說嗎?文字閱讀衰退,但金庸的筆下江湖,經由影像和數位科技建構,創造了更宏大的世界。
許多人認為,金庸小說為4到6年級、也就是1950年到1970年出生的世代,營造了充滿人情世故、愛恨纏綿、家國情懷的想像世界。如同哈利波特入學,要通過倫敦國王車站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金庸筆下世界彷彿正史的平行時空,時而重疊、時而交錯;故事背景從北宋一路到清末,為武俠文學累積了寶貴資產。
史記〈遊俠列傳〉裡,太史公司馬遷寫下亂世「以武犯禁」的俠客;但〈遊俠列傳〉不強調武功,而是俠者的行誼與道德。此後文學作品不乏俠客傳奇,但不同時代對「俠」有不同註解。
武俠大師古龍寫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道盡俠客人生的無奈與浪漫。金庸借大俠郭靖之口說「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他筆下主角的生涯,大部分更接近西方神話研究的「英雄之旅」,出生淒苦、歷經磨難甚至家破人亡,而後得到良師益友、異性知己協助,學得蓋世神功,終於行俠仗義於江湖。
古龍、金庸兩位大師高下難分,讀者心中自有偶像,但有個說法:「古龍在江湖之內寫江湖,金庸在江湖之外寫江湖」,不無幾分道理。古龍給的浪漫情懷,令人惆悵;金庸給了尋求安身立命的情境,令人自況。
金庸曾說,希望100年後還有人讀他的小說,這固然是作家對讀者的期待,但對照當前流行文化發展,不由得想起莊子說「不如相忘於江湖」。在小說連載的年代,金庸一天一篇的書寫,引起讀者搶買報紙。在出版飛躍發展的年代,金庸小說洛陽紙貴,無論買書或租書,讀金庸「練功」成為X世代和Y世代的成長回憶。
而後,電影、電視、網路遊戲,在不同時代,金庸作品透過不同形式,與更廣泛的群眾接觸。金庸筆下的武俠世界,早已成為華文的「超級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產權)」,不斷衍生各種產品。如同電影《一級玩家》的寓言,隨著虛擬實境技術成熟,年輕世代即使不閱讀小說,但可以直接進入金庸故事的世界,與眾大俠交遊於武林,或交手光明頂、論劍於華山。
人始終需要故事,無論學習世故或逃避現實。讀者自我情境的投射、想像力的參與,豐富了故事裡的情義世界,撫慰了真實生活的困頓身心。好的故事永遠被需要,傳統讀者難忘徹夜捧讀金庸所感受的文字魅力;未來新世代金迷忘情的,也許是頭戴顯示器,進入金庸的江胡、行走自己的武俠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