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子愷.護生畫集】白雲明月任西東

0

文/林少雯
白牛常在白雲中,人自無心牛亦同,月透白雲雲影白,白雲明月任西東。
──晉明禪師〈牧牛圖頌〉,虞愚書
《護生畫集》裡,除了人,還有許多動物,從蟲、蟻、蜻蜓、蝴蝶、雀鳥、游魚等小動物,到雞、鴨、蛇、犬、貓、羊、豬、馬、牛、老虎、獅子、大象等中、大型動物,甚至中國傳說和神話中的麒麟、鳳凰等等飛禽神獸都有,以愛惜生物、尊重生命和護生戒殺等訴求,來勸說人們長養慈悲心;當然,豐子愷也不忘以花草樹木等植物,以無情說法的姿態現身,循循善誘感化蒼生期能生起慈悲心生愛惜物命。
像牛,是經常出現在《護生畫集》裡的動物。牛,除了對人類社會有極大的貢獻,在佛教經典中也相當尊敬牛。經典中讚歎佛的偉大,比喻佛為「牛中之王」,如:
《勝鬘經疏》卷一:「牛王喻超過二乘……牛王者,譬攝受正法,形色無比者,喻其力用,勝一切牛者,喻過於二乘也……勝於二乘故言大福也,如是大果者。」
《無量壽經義記卷下》也說:「猶如牛王無能勝故者。」
此圖是子愷先生取材自禪宗《牧牛圖頌》中,名為〈相忘第八〉的圖頌,這是禪宗藉牧牛來比喻修道者調心的過程,調心猶如牧者調制牛的脾氣和心性。此圖頌是十頌中的第八頌,已調得差不多了,原來黑牛的野性已逐漸退去,變成心性安定的白牛。調心到一定境界的修道者,彷彿身處白雲間般的自在安閑,牧童也如牛一般的無心,牧童與牛已然相忘。
此時明月透過白雲呈顯的雲影也如白牛般,而白雲和明月交錯而過各自西東。比喻修道者的心已放下煩惱、妄想,如牧童與牛那樣人牛相忘,主客不分。明月象徵自性,為體;白雲則為現象,為用,至此已達體用不二的境地。
《六祖大師法寶壇經》卷一有載:「經說三車,羊鹿牛車與白牛之車……坐却白牛車……唯一佛乘,無有餘乘若二若三。乃至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詞,是法皆為一佛乘故。三車是假,為昔時故;一乘是實,為今時故。」指出,白牛所駕之車,是唯一佛乘。以白牛比喻唯一佛乘,可見白牛在佛教裡
地位的崇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