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節頌】秋天協奏曲

20

文/陳宜瑄
第一樂章──立秋
孟秋的夜是柔軟清甜的涼糕,上頭裹了層細緻雪白如爽身粉的糖粉,一口咬下,絲絲的涼緩緩的在身體裡蔓延開來,綻放舌頭上每一朵味蕾,驅除五臟六腑裡悶溼的鬱鬱寡歡。
如此誘人的夜,睡眠品質必定能衛冕冠軍寶座,在每年度的排行榜上。比起翻來覆去的躁悶燠夏、徹夜蜷縮顫抖的嚴冬,秋天的睡眠相對是靜謐沉穩的。薄薄的毯子半覆在身上,闔上雙瞳,隨秋夜裡的睡眠精靈牽引一吸一吐,沉沉的睡去。
第二樂章──秋分
父親來自於桂月,生日恰是中秋的前一天。他貪吃蛋黃酥月餅,戀桂花的馥郁和柔軟,種了滿院子的桂花樹,足夠釀一整個秋天的桂花醬。但他卻不全然屬於秋天。
不懂紛雜的愁緒和浪漫,父親大多是這樣的,除了秋的最深處──那曲木訥的沉默。那般的無語,並非不以為然的無視。他偶爾翻閱我的稿子,就算從來不曾全然理解其中的字句;車站前搖下車窗,伸出一張紙鈔;躡手躡腳的在秋夜裡,拉上我睡前忘了關的窗。
他和季節交換了條件,用他一整個夏天換我的快樂和衣食無缺,然後,無聲無息地,走向秋天。
第三樂章──霜降
冷空氣竄入鼻腔直搗肺的盡頭,深秋的氣味最為濃烈,甚至還有一點嗆鼻,畢竟,各類屬於秋天的分子在此時已經擴散得無邊無際,濃度遠遠超出標準值了!
適應前總是不舒服的吧!脫離舒適圈後的過度期,難免無所是從,但仍舊必須相信,名為成長的水滴,都將匯聚於蒼穹,直到化為點點白雪,灑落天地,在冬之前。
「秋確有另一意味,沒有春天的陽氣勃勃、沒有夏天的炎烈迫人,也不像冬天之全入於枯槁凋零。」林語堂在〈秋天的況味〉裡這麼寫著秋。他筆下毫無一絲絲的荒涼和凋零,反倒是一派平穩的成熟和自適。
願所有的生命都能在秋日獲得暫歇,自信的穿越秋的最深處,迎向未知的酷寒之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