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雜論】胡笳十八拍的繞梁音

12

文/杜英
常聽說蔡文姬作胡笳十八拍,卻不曾接觸過。從小老師指導背誦唐詩三百首和千家詩,其中並沒有胡笳十八拍,後來,才知道那是古琴名曲,也是中國樂府名詩,相傳為東漢末年蔡文姬以胡笳音色融入古琴而作成,所以找來原詩,仔仔細細地咀嚼一番,卻在詩中體會到蔡文姬的痛徹肝腸。
詩中描繪她因戰亂被胡人所縛,在為王后生二子,後離開二子回中原的心理歷程,為人母與孩兒生離死別的痛苦,於詩中可謂肝腸寸斷,蔡文姬的文筆和從小能辨琴音的超能力,讓後人稱為奇女子。謝道韞能用極佳的譬喻作詩,也為世人所稱道。
古時候,男尊女卑的觀念讓許多女人的聰明才智被埋沒,少數留在史籍裡的才女是因為家境允許特別栽培。如今,在講究民主、平權的社會裡,男女的平等觀念雖被強調,仍無法達到真正的平等;身體和智慧的能力不因男女而有差別,卻因為社會權力而存在不公平,努力消弭男女的歧視仍有長遠的路要走,須知社會分工由各種能力決定而非性別,有多能力的人自然會有立足之地,得到大家的敬仰。。
閱讀著胡笳十八拍,體認著思念故鄉而又不忍骨肉分離的痛苦心情,樂曲與歌詞委婉悲痛,撕裂心肝。我常想,每個人面對著自己生命的曲折,總有許多話要訴說、要抒發,這應該不分男女,有些人以歌唱、演奏、舞蹈、繪畫或寫作來表達,這些形式需要在成長過程去學習和訓練。
社會是由人組成,不論男女都是社會的一部分,大家都健康,社會才會健康,如果只能保障男性的尊嚴和福利,那另一半的世界是黑暗的,如何有明朗快樂的另一半?
人要的是尊嚴,在學習過程也是需要給每個人尊榮感,不管男生女生,在學習的路上要有相同的機會自由競爭,那文化的發展會更有特色。不管是美好的生命故事或悲傷的生命故事,當人有能力自我記錄、敘述和抒發,留下來的人類心靈足跡就愈多元。
蔡文姬的故事讓我們理解到自述生命認同和天倫之間的矛盾,那白居易寫下的〈琵琶行〉他述了商人重利輕別離的怨婦故事,在歌唱、演奏、舞蹈、繪畫中,表現者自己是主角或是以別人為主角都是美妙的,不管是男是女,只要有才,都能為自己或別人記錄獨特的生命故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