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現代詮釋─般若

3648

文/星雲大師

般若是向內自證的功夫,是透過「正見緣起,了悟諸法空性」所獲得的「內外圓成」智慧。人生有了般若,就能泯除人我對待,跳脫無明煩惱。

六度以般若為眼睛,可見般若的重要性。

圖/游智光(Jack Yu)繪

般若是向內求呢?還是向外求呢?你向外求得科學、哲學等知識,總是世智辯聰,不若向內悟的般若。般若是向內自證的功夫,是透過「正見緣起,了悟諸法空性」所獲得的「內外圓成」智慧。人生有了般若,就能泯除人我對待,跳脫無明煩惱。

般若甚深微妙,是諸佛證悟的境界。為了方便大家了解,我將它分為四個層次,即:眾生所了解的般若是「正見」,聲聞、緣覺二乘人的般若是「緣起」,菩薩的般若是「空」,而真正的「般若」唯有三世諸佛知道,也就是要到成佛之後,才能真正認識的般若。

圖/新華社

《般若心經》說:「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這就是悟,就是般若。般若與智慧不同,更不等於知識。因為智慧、知識有善有惡、有正有邪、有利有弊;而般若的人生,則具諸正見,不容易被外境煩惱所轉,進而起惑、造業、受苦,因此,只要我們對世間的看法正確了,這就具備凡夫的般若智慧了。

而聲聞、緣覺等聖者,看世間一切都是緣起而有。緣起說明世間上的事事物物,一切有為法都不是憑空而有,也不能單獨存在,必須藉由各種因緣條件和合之下,才能現起和存在。

因此,想要獲得快樂的人生,就須培植好因好緣;想要擁有和諧的人際關係,就應該廣結善緣、改善因緣,而不是一味在果報上計較、怨天尤人,使自己陷入無明、煩惱的流轉中。

圖/新華社

再者,菩薩所體會的般若就是「空」,空是我們本來的面目,所謂「真空生妙有」,因為空才能有,宇宙世間因為有虛空才能容納萬有,如口袋空了才能放錢、鼻子空了就能呼吸、腸胃空了才能活得很健康。

能了解正見、緣起、空,已經不容易了,要認識「般若」更困難。般若究竟是什麼呢?

般若是諸佛親證諸法實相的一種「圓明本覺智」,是離一切迷情妄想的「清淨無分別智」,是通達一切法自性本空、本無所得的「真實無相智」。

般若不僅在徹悟諸法實相,離一切虛妄得解脫,更重要的是,菩薩行六度波羅蜜時,以般若為眼,則能喜捨不作施想,持戒不著戒相,忍辱離於我執,精進不生驕慢,禪修不戀定境。所謂「般若為導,五度為伴;若無般若,五度如盲。」意思是,五度是世間法,有了般若才能成為出世間法。

圖/新華社

例如,布施有了般若,就能三輪體空;持戒有了般若,就能饒益眾生;忍辱有了般若,才能無生法忍;精進有了般若,才能奮而不懈;禪定有了般若,就能證悟覺道。因此五度要能成就「波羅蜜多」,一定要以「無所得」的般若為方便而修。

總說「六度」的修行,修布施行,不但自度慳貪,亦令人受惠受益;修持戒行,不但自不毀犯,亦不毀犯他人;修忍辱行,不但自不瞋恚,亦不瞋恚傷害他人;修精進行,不但自不懈怠,亦教人不懈怠;修禪定行,不但自不散亂,亦教人不散亂;修智慧行,不但自不愚痴、邪見,亦教人不愚痴、邪見。所以,菩薩的六度精神是積極且意義深遠的,是能幫助我們建立美好人生的善法,是保持生命不斷學習的熱情,邁向圓滿的究竟之地。

圖/資料照片

傳統之說

明見一切事物及道理之高深智慧,即稱般若。菩薩為達彼岸,必修六種行,亦即修六波羅蜜。其中之般若波羅蜜(智慧波羅蜜),即稱為「諸佛之母」,成為其他五波羅蜜之根據,而居於最重要之地位。

(摘自《佛光電子大辭典》第四版)

般若提問

問:為人處世,如何善巧運用般若?

答:我們常說「做人難,人難做」,待人處世確實不簡單,有了般若,處世就不艱難。比方,有了般若,你和我不是對待的,你我原來是一體的。我身上流血、流膿,我不會嫌棄,我會用心的洗滌、敷藥、包紮保護,因為這是我身上的瘡。

如果把一切眾生,好或不好都視為我的兄弟姐妹一樣,就不會有你我對待的痛苦;或者和別人的立場調換,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也很容易起慈悲心。我經常提倡的「你大我小、你對我錯、你好我壞、你有我無、你樂我苦」,即是般若的妙用,能夠實行則受用無窮,運用如此的般若處世,自然能事事順遂、做人成功。

圖/新華社

問:何為般若的思想?能否舉例說明?

答:心中所想都是美好的,則所見世間人都很美好,都是有緣人,而會生起報答回饋、廣結善緣的歡喜心,這就是般若的思想。

三個愁雲滿面的信徒請教無德禪師,如何才能使自己活得快樂?無德禪師問:「你們先說說自己活著是為了什麼?」

甲信徒說:「因為我不願意死,所以我活著。」

乙信徒說:「因為我希望我老年的時候,兒孫滿堂,會比今天好,所以我活著。」

丙信徒說:「因為我有一家老小靠我撫養,我不能死,所以我活著。」

無德禪師告訴他們:「你們當然都不會快樂,因為你們的活,只是由於恐懼死亡,由於等待年老,由於不得已的責任,卻不是由於理想、責任,人若失去了理想和責任,就不可能活得快樂。」

甲乙丙三位信徒齊聲道:「請問禪師,我們要怎樣生活才能快樂呢?」

無德禪師:「你們認為得到什麼才會快樂呢?」

甲信徒說:「有了金錢,我就會快樂了。」

乙信徒說:「有了愛情,我就會快樂了。」

丙信徒說:「有了名譽,我就會快樂了。」

圖/新華社

無德禪師聽後,深深不以為然,就告誡信徒:「你們這種想法,當然永遠不會快樂。當你們有了金錢、愛情、名譽以後,煩惱憂鬱就會隨著後面佔有了你。」

三位信徒無可奈何的說:「那我們怎麼辦呢?」

無德禪師:「首先,你們須改變觀念,金錢要能布施才有快樂,愛情要肯奉獻才有快樂,名譽要用來服務大眾才會快樂。」

外在的一切,終不是究竟、長久的快樂。改變觀念,擁有般若的思想,才是生活快樂之道。

(摘自星雲大師《人間佛教系列叢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