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票詩畫】 月亮與鐵

23

文/吳德亮
金是太陽的汗水
銀是月亮的眼淚
而鐵,正等待
混沌初開
六萬多次鎚打
成就的流曳光影
喚醒帶把的心
沉睡已久的
陳茶茶香
當代文學大師三島由紀夫在他晚期作品《太陽與鐵》中,認為太陽是肌肉造型的外在榮耀,鐵則是肌肉內涵力量的型態;而人可以將意志與肉體轉換成太陽與鐵的意志,使精神世界裡的所有譬喻都得以成真。
而日本金工名家石黑光南第二代傳人石黑昭雄也曾告訴我:「金是太陽的汗水,銀是月亮的眼淚」,表達對兩款貴重金屬做為茶器媒材的虔敬之心。
蔡長宏與黃天來,兩位台灣藝術家分別昇華月亮的眼淚與鐵的意志,成就風格全然迥異於日本銀壺與鐵壺的茶器,格外令人驚喜。
蔡長宏創作的銀壺「混沌初開」,流曳的光芒彷彿正等待月亮的出現;緊結紮實的壺面上,以六、七萬次鎚打所成就的海蝕溝筆觸,高低起伏且變化多端,彷彿長年受到波濤侵蝕而形成的玄武岩,且至少包含了五至六種大小變化的柱狀節理,尤其出水口以唐草花造型打造,更顯現他結合珠寶設計所表達的茶器美學風采。
以鐵壺與鐵爐創作為主的黃天來,作品儘管同樣採脫蠟鑄法製作,風格卻與日本鐵壺大異其趣,尤其在鑄造完成後覆以釉彩再投窯用一千一百度高溫燒造,使得鐵壺不僅造型獨樹一格,色彩也絢麗多變,與日本鐵壺始終如一的單色呈現強烈區隔。且所有系列都搭配完整組合的爐座,材質則包括生鐵、銅與不銹鋼等材料,更有著強烈超現實主義的趣味,讓兩岸愛茶人與收藏家趨之若鶩。
月亮與鐵的組合,以虔敬的心用來沖泡普洱「班禪緊茶」。「緊茶」的名稱據說來自勐海:早年為了運送及儲藏需要,將團茶的形狀改為吾人熟悉的香菇頭狀銷往藏區,始終受到藏人喜愛,普遍稱之為「帶把的心臟」。
小心翼翼剝開外層的保鮮膜,「寶焰牌」的內飛清晰映現;蟾蜍皮狀的老皺紋面在沖泡後膨脹飽滿,且還原為新鮮的栗紅色,活脫脫的彈性更使得茶湯充滿強勁的活力,彷彿重現十世班禪活佛一九八六年對下關茶廠的期許加持,杯中不斷散發淡淡的樟香,讓我大感驚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