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遺產專題 7 永遠殷墟 考古90年

24

文/記者劉雅鳴、桂娟、李文哲

今年是殷墟考古九十周年。作為中國二十世紀百項考古大發現之首,殷墟價值之大、地位之高、意義之重不言而喻。八十一歲的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李伯謙說:「就考古學而言,沒有哪處遺址的重要性超過殷墟。」
還原一座繁華都市
「恍惚間,商王朝從地下甦醒。武丁和婦好並肩而行,貞人在占卜,士兵在操練,祭祀如期舉行。宮殿區外,兩縱三橫的道路上馬車奔馳。密集的邑聚間,行人你來我往。不遠處,西北流向東南的人工水渠南岸,鑄銅作坊火花飛濺……」曾多年擔任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安陽殷墟考古隊隊長的唐際根,不只一次地向人們「還原」這座三千多年前的商朝都城場景。
在夜半時分的小屯附近散步,是新派考古學家唐際根的習慣,而小屯村北正是三千年前商王朝的宮殿宗廟區。
支撐起考古學家如此浪漫想像的,是歷代考古人對殷墟這座三千年前商都考古的豐碩成果。從這裡出土的甲骨文、銅器、玉器、建築基址及豐富的祭祀遺存,加上多學科跨領域研究,讓上古商都「復活」。
三千三百多年前的「盤庚遷殷」,因寫入中國大陸中學歷史課本而婦孺皆知。如今的河南安陽小屯村一帶,曾是殷商王朝中心區域。隨著商王朝的滅亡,這片土地逐漸荒蕪,變成了一片廢墟,史稱殷墟。
九十年前,人們對商王朝的認知仍停留在《史記》三千多字的記載中。考古改變了中國歷史的撰寫方式。一九二八年十月十三日,中國第一代考古人董作賓在殷墟揮出第一鍬。
由李濟、董作賓、梁思永等人擔綱的殷墟發掘前十年,初步確認了安陽小屯村一帶為商代晚期都邑。而這個普通村莊也從此聲名鵲起。
今天所說的殷墟,橫跨洹水南北兩岸及其附近的二十多個自然村落,面積約三十平方公里。
新一代殷墟考古人將目光轉向了對商代社會細節的研究。比如從動、植物遺存看當時的自然環境,使用鍶同位素技術研究殷墟的人口構成等。
殷墟,得以更加細緻入微的「還原」:商代晚期,隨著人口增加,城市規模不斷擴大,有大型道路系統和完善的水渠系統;手工業作坊沿水渠分布;以四合院建築為主的居民點星羅棋布,居住的是以「族」為單位的貴族及平民,等級分明卻井然有序……儼然是一座布局合理、人口眾多、手工業發達的繁華都邑。
解開中華文化密碼
走進殷墟博物館文字廳,七十八歲的女考古學家劉一曼變得年輕起來,笑聲爽朗。「你看,這裡展出的完整卜甲,都是我親手挖出來的。看到它們,感覺很親切、很興奮。」她說。
展廳一角,復原了一九九一年發掘的花園莊東地甲骨坑。「甲骨文的三次大發現」展板懸掛在復原坑上,劉一曼整理甲骨的巨幅工作照片十分醒目——當年五十一歲的她,手持細細的鐵釺,仔細剃去一片剛出土卜甲上的泥垢。
此前,考古前輩在小屯發現的甲骨窖穴震驚中外,一萬七千多片甲骨集中堆放,被稱為「中國最早的甲骨文檔案庫」,是甲骨史學上的一大奇蹟。
「三次大發現,我有幸參加了兩次,我挖出的甲骨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多的,大家都說我有運氣。」劉一曼說。
發現只是第一步,隨後進行的殘片綴合、分期斷代、釋讀文字、縷析文例、詮解史實等甲骨整理和研究,堪稱浩繁巨大的工程。
目前,海內外甲骨藏品家底及保存現狀已基本摸清,共有約十六萬片甲骨,單字四千三百多個,已釋讀一千六百多個。二○一七年,甲骨文入選《世界記憶名錄》。
一百一十九年前,當作中藥「龍骨」吃下去的甲骨,被清代學者王懿榮發現,經羅振玉、王國維、董作賓、郭沫若「甲骨四堂」辨辭考史,胡厚宣等人的整理編集,中華文明的密碼得以釋讀。
過去,對甲骨文的考釋如同「射覆」猜謎,現在有了更好的條件和方法。新近出土的戰國簡牘,年代雖晚卻可以與甲骨文、金文對比研究,每一個文字都有了相應的信息包。
「我們還利用高科技手段對甲骨上的筆划和微痕進行精密分析,以最大程度獲得留存在甲骨材料上的信息,傳承給後世。」當代甲骨學領軍人宋鎮豪說。
王后的寶藏 兩個女將軍的隔空相遇
安陽博物館展廳裡,燈光下的婦好銅鉞,鉞刃間散發出幽幽寒光,印證著主人婦好的戎馬一生,讓人心生敬畏。
中國夏商周時期,銅鉞象徵征伐、刑殺之權,尤其象徵軍權。「這說明女將軍地位顯赫。她最多的一次帶兵一萬三千人,是甲骨文記載戰爭中動用人數最多的一次。」講解員馬君說。
也許是巧合,也許是歷史有意安排,讓婦好這位中國歷史上有據可考的第一位女將軍重見天日的,正是中國大陸第一位女考古學研究員、堪稱考古「女將軍」的鄭振香。
六位殷墟考古發掘傑出人物,在日前舉辦的「殷墟科學發掘九十周年紀念大會」上,獲得「殷墟九十年紀念章和證書」,鄭振香名列首位。
因為身體原因,八十九歲高齡的鄭振香未能前來領獎。當她的影像出現在大屏幕上時,全場掌聲雷動。
「這輩子印象最深的,就是尋找婦好墓。」電話那頭,鄭振香對新華社記者說。
一九七六年初夏,時任殷墟考古隊長的鄭振香主持宮殿區內一處房基的發掘。一個半月過去了,似乎除了房基並無其他遺跡,一些專家勸她是不是就此打住,因為按照傳統經驗,宮殿區內通常只有房基。
然而,鄭振香堅持收工前用洛陽鏟再鑽探一遍。五月十六日,在鄭振香的指導下,一位老技工一探鏟下去,從八公尺深處帶上來一鏟黃土,裡面竟然夾著鮮紅的漆皮和一只翠綠色的玉墜。
一座商代社會的寶藏由此打開。這個殷墟唯一保存完整的商代王室墓葬,出土隨葬品一千九百二十八件,超過了以往殷墟出土器物的總和,被譽為「殷墟小百科」。
最初是一件銅瓿引起了鄭振香的注意。「銅瓿底部有倆字兒,我一看,哎,是婦好。」她說。隨後又發現多達一百零九件器物上刻著「婦好」或「好」。因此她判斷婦好是這座墓的主人。
鄭振香的指認,將三千二百年前這位深受商王武丁寵愛,集王后、將軍、祭司、母親於一身的神祕女人以及她的種種傳奇,帶到了今天,為人們津津樂道。
看似偶然發現的背後,是對考古執著的迷戀。「女同志比較細心,擅長形象思惟,從某種意義上說,也適合搞考古,當然還要有點吃苦精神,能經受磨練。」鄭振香說。
穿越三千多年之前
「三千年前的商代中國人怎麼生活?他們都在想些什麼?做事都是出於什麼原因?」來自美國達特茅斯學院的艾蘭教授一九七○年代就曾來過安陽。她研究了一輩子甲骨文、青銅器,與中國古人對話依舊令她著迷。
藉著考古發現和破譯的甲骨文,我們可以穿越三千多年前,感受商人「主食小米」的飲食習慣。為此,唐際根曾建議當地政府註冊「殷墟米」的商業品牌。
「商人一天只吃兩頓飯,分大食、小食,主要的烹飪方式是蒸煮……商代沒有桌椅,商人吃飯、聊天、做工都膝蓋著地,因此殷墟遺址出土商人骨骼、膝蓋骨上常有磨損痕跡,腳趾骨上也有疤痕。」唐際根說。
那個時候已經有了馬車。殷墟宮殿宗廟遺址展出的車馬坑,是中國考古中發現最早的畜力車實物標本。當時的人們還能認識五十多種疾病,除了使用藥物,還會應用針砭、按摩等治療方法。「商代王室生活還是很美的,國王住著四合院,住地附近有池塘,馴養著丹頂鶴、褐馬雞等珍禽寵物,閒時可以到池塘邊散步。」唐際根說。
待解之謎留給未來
九十年,從未知到已知,考古學家不僅能粗線條描繪出「大邑商」(商人自己對王朝都邑的稱呼)的大致樣貌,還獲得了許多細節。然而真正把一座王朝完整再現,還需要不斷努力和探索。
「現在整個殷墟挖的面積可能還不到百分之五。」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安陽工作站副站長何毓靈說。

河南安陽殷墟宮殿宗廟遺址。
圖/新華社
河南安陽殷墟宮殿宗廟遺址。
圖/新華社
遊客在河南安陽殷墟宮殿宗廟遺址內的婦好墓參觀。
圖/新華社
遊客在河南安陽殷墟宮殿宗廟遺址內的婦好墓參觀。
圖/新華社
遊客在河南安陽殷墟宮殿宗廟遺址內的車馬
坑參觀。圖/新華社
遊客在河南安陽殷墟宮殿宗廟遺址內的車馬
坑參觀。圖/新華社
位於河南安陽殷
墟宮殿宗廟遺址內
的婦好雕像。圖/新華社
位於河南安陽殷
墟宮殿宗廟遺址內
的婦好雕像。圖/新華社
河南安陽博物館
展出的展品「婦好
銅鉞」。圖/新華社
河南安陽博物館
展出的展品「婦好
銅鉞」。圖/新華社
董作賓(右)及李春昱在殷墟第一
次發掘中測量繪圖。 圖/資料照片
董作賓(右)及李春昱在殷墟第一
次發掘中測量繪圖。 圖/資料照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