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27

25

文/星雲大師
弘法系列 18
●佛光山的教育
佛學院裡的學生,來自世界各地幾十國家地區的學生,不但年紀、生活背景不同,語言條件不一樣,甚至從高中到大學、碩士、博士都有,資質各有不同,他們在佛教學院裡同堂共學,因材施教就很是重要了。
雖然目前在社會的教育上,我辦了南華、佛光、西來、澳洲南天、菲律賓光明大學等五所大學,但是在我們的教團裡,還是以僧眾的教育為主。所以,在佛光山內部有個教育單位叫「叢林學院」,四眾弟子皆有,也有來自數十個國家地區的學生在這裡研修。
談到我對於學生的管理,例如有一次,有一名成績比較好的學生,聽說美國的白雪溜冰團到高雄演出,他來跟我講:「院長,我要跟您請假,我去高雄看白雪溜冰團表演,不看這個表演,我一生遺憾。」
在四、五十年前的佛教學院,說要讓學生出外去看表演,一般人都認為是很荒唐不當的事,但我想,如果我拒絕他,他可能就會不要念書了,寧可去看白雪溜冰團也不要叢林學院。記得後來我就跟他說:「你不必這樣講,現在你替我到高雄買一點文具,這個錢給你做路費,但是你要在晚上九點以前回來。同時,你跟各位老師說,你替我到高雄買文具。」就這樣,學生外出跟院規之間的問題,在不驚動學院的情況下,無聲無息地解決了,也讓這名學生稱心滿願。所謂給人歡喜、給他滿足,我想,在管理學上,可能要給人這樣一點方便。
另外,有時候學生要準備考試開夜車了,大多會躲在佛龕下用功,管理的老師他不放過,都要抓這許多學生趕快回去就寢。原本,開夜車這個事也無可厚非,我也想到,難道我們當初年幼的時候,說明天要考試,今天晚上不想開夜車嗎?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你給他一點方便,何況這也不是犯罪的事情。因此,這許多學生在佛龕下讀書,我就站在門口,巡寮的老師來了,我就把他們支開去,讓開夜車的人安心看書,也不必有什麼壓力給他,這不就相安無事了嗎?
最高的管理學
沒有問題的,不要製造問題;有問題的,你應該要把它化成無形,我覺得,這才是管理。
又例如,有些年輕的女孩,剛剛初中畢業,就來讀我們學院的初級班、高級班,有的才十幾歲,一些年長的學長都會鼓勵他們發心出家。但是,這許多年輕女孩就說,我連牛仔褲都沒有穿過,連玻璃絲襪都沒有穿過,甚至連口紅都沒有擦過,就叫我們出家,實在不甘願。
我聽到這些話,也深受感動,這麼坦誠直接,在他那個年齡,也是很合理的。所以,後來我到日本或美國弘法回來,總會帶一些玻璃絲襪、化妝品給這許多學生,滿他們的心願。但是,海關人員他們不能了解,尤其那個時代,海關檢查得很嚴格,他們查到這許多東西,都會用嘲弄的口氣說:「大法師,買口紅做何用?」我知道他在諷刺我,我心裡想,你懂什麼?我的慈心悲願你能了解嗎?但這個也不值得跟他計較、辯論,在不了解的人面前不必辯說,哈哈一笑就過去了。儘管受到嘲諷,能讓我的學生因為穿了玻璃絲襪、穿了牛仔褲、用了化妝品,他的人生能獲得滿足那就好了。
我想,就是要發心出家修道,也要在心滿意足的情況下、在歡喜禪悅下修學佛法,甚至修學苦行作務、禪淨共修、誦經禮拜等,才能讓他的信仰增上,心量慢慢擴大,才能讓他超越現實的人生,人格昇華;不然,沒有這些先前的方便、通融,一下子就拒絕他,可能佛教就沒有人才進來了。
再有,佛學院裡的學生,來自世界各地幾十國家地區的學生,不但年紀、生活背景不同,語言條件不一樣,甚至從高中到大學、碩士、博士都有,資質各有不同,他們在佛教學院裡同堂共學,因材施教就很重要了。
比如小沙彌好玩,經常有老師來告狀,沙彌上課搗蛋,甚至一整堂課都在打瞌睡,我跟老師們說:「沙彌雖然睡著了,但心念至少還是沉浸在佛法的夢鄉裡,醒睡之間聽到一字一句,也許對他們一生受用無窮,這不是比他們在外面嬉戲遊盪,淪為壞孩子還好嗎?」老師們一聽,莞爾一笑,覺得有理。
對於資質條件好的學生,我們就栽培他們,從「做中學」裡成就更快更廣。比如佛陀紀念館落成的時候,除了一個館長,還設有五個副館長,將年輕的一輩,一起提拔上來。他們也不負使命,做得有聲有色。例如,第七屆佛光山宗務委員會選舉宗委的時候,廣納年輕一代的弟子,一起參與佛光山重大發展方針的決策。也有人因為擔心輪替太過迅速,提出不同建言,實際上,在我的心裡,始終都想著自幼外婆教我的那一句:「破銅爛鐵也能成鋼。」只要大家具有「銅」、「鐵」一般的意志決心,在教育的歷程中,不也都能淬煉成「鋼」一樣的棟梁之材嗎,又何必阻礙年輕人的學習成長呢?
現在有很多人讚歎佛光山的各種人才發展,其實,除了讓大家在專業的領域發展弘法事業,比如學師範的,就到教育單位工作;學會計的,就掌理財務。之外,我還鼓勵弟子們要發心,直下承擔。所以,像過去學護理的弟子覺念,我讓他負責電視台,他現在擔任人間衛視的總經理,將佛法傳播得更快更好。佛法講自覺,因為只要你「肯」,你就「能」,肯能、肯能,也就拓展了教育的實踐。
(待續)
延伸 閱讀
我辦大學等社會教育
在開辦佛學院初期(1965年,壽山佛學院成立),也有些信徒不願意,他們恐怕我沒有辦法負擔財力,都警告我:「師父,你要辦佛學院會沒有飯吃!」但我不為所動。佛學院開學以後,只有一班學生24人;隨後又招第二期24人;接著招收第三期24人,另外,也有不少是沒有經過考試前來聽課的旁聽生。
那個時候,確實是辦佛學院沒有飯吃,不過,我已經預備好要到殯儀館念通宵佛事。我是不做經懺佛事的,但是為了佛學院,我去念通宵,會有多一些錢可以補貼教育費用。我就邀一些要來做旁聽生的學生,你們也要跟我們一起念通宵,我才准許你們不經過考試而來旁聽,大家也都樂意,因此就解決了我的經費問題。
我心想,要辦教育,師資最重要,我辦壽山佛學院的初期,為什麼青年們好像擠窄門一樣,紛紛要來讀壽山佛學院?因為我有優良的教師。例如:會性法師、煮雲法師、聖嚴法師、慈靄法師,還有,專研佛教的國軍六十兵工廠附設醫院院長唐一玄居士;擔任海軍輪機長的方倫居士,對於禪、淨、唯識等都有所深入;高雄女中教務主任戴麒老師幫我教授國文,成功大學閻路教授幫我上自然科學。
辦這種小型佛教學院因為不需要立案,因此許多寺院大都辦辦停停、停停辦辦的情形,或者以三年為一期,三年課程結束再招收一期;但我發願要一年一年招生,比照社會一般學校的教學體制,有上下學年、有寒暑假等,將佛教教育長期的辦下去。
從壽山佛學院改為東方佛教學院,從東方佛教學院改為叢林學院,一路走來,每年大約有百名青年學子入學,至今50年以上,弦歌不斷。
──節錄自《百年佛緣4》社緣篇2, p19-20
《佛教管理學》讀後回響
歡迎各界心得回響,字數300-500字,請寄22161新北市汐止區大同路1段369號2樓2B人間福報.人間佛教學報藝文綜合版,或電子信箱master9@merit-times.com.tw
請附姓名、身分證字號、電話、聯絡地址、銀行或郵局帳號。本報對來稿有刪修權,文章一經採用,將同時刊登於《人間福報》電子報。

壽山佛學院第1屆畢業生與院長星雲大師合影。第1排右起:張能詠、莊玉蘭、黃秀美、會欽、慈嘉、依道、真悟,第2排右起:心祥、心如、悟峰、悟證、道觀、明實、真芳,第3排右起:慈怡、普暉、性光、達瑩、慧潤、依嚴。(1967.7)圖/佛光山提供
壽山佛學院第1屆畢業生與院長星雲大師合影。第1排右起:張能詠、莊玉蘭、黃秀美、會欽、慈嘉、依道、真悟,第2排右起:心祥、心如、悟峰、悟證、道觀、明實、真芳,第3排右起:慈怡、普暉、性光、達瑩、慧潤、依嚴。(1967.7)圖/佛光山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