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風景】茴香.迴香

6

文/梁純綉
鄰居知道我喜歡茴香,送來一大把讓我嘗鮮,鮮翠欲滴的綠,令人心生歡喜,同時也讓我跌入回憶裡。
婚前,我從未接觸過茴香;婚後和婆婆同住,才第一次見識到這款植物。
婆婆嗜吃茴香,每隔兩、三天,睡前服用麻油炒茴香加蛋酒,是她治療失眠的獨家祕方。然而當婆婆料理完茴香後,麻油的濃郁及茴香的特殊氣味,彷彿無聲的警報器,讓我極為不舒服。
更令人頭痛的是,每當夜深人靜,家人全都酣然入夢,屋裡的「餘味繞樑」,竟讓我輾轉難眠。怎麼會這樣呢?婆婆的「好眠偏方」,卻是自己的「失眠病灶」!事出必有因。
經過抽絲剝繭的省思,終於明白:自己應該是畏懼婆婆,所以連帶排斥她的最愛。但,我又為什麼要害怕婆婆呢?我想,可能是因為和婆婆年齡相差四十歲,在生活與價值觀方面難免有分歧,再加上她心直口快,讓我覺得動輒得咎,因而備感壓力。
解鈴仍需繫鈴人。於是,當婆婆「發聲」時,我學著自己「淨其意」,久而久之,發現過去認定的「不順之言」,其實都只是一種說話的習慣而已,並無惡意。「耳順」之後,和婆婆的良性互動變多了,說也奇怪,後來竟也愛上了茴香的「異」味。
婆婆今年九十八歲,茴香蛋酒仍是她的最佳助眠療法。不同的是,過去她一人獨享,現在,我們婆媳一同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