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APEC看亞洲角力競逐

8

陳奕璇(台北市/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博士生)
亞太經合會(APEC)昨天登場,參與國包括中國大陸、美國、日本與澳洲等會員國,台灣也包含其中。目前參與APEC會員國當中,各國潛藏爭議點,中國大陸與美國間存在南海爭議尚未解決,美中貿易戰也未有消停跡象;中日雙方對峙情勢雖有暫緩趨勢,但中日歷史問題依舊存在。中國近年加大投資南太平洋島國,使澳洲戒慎恐懼等關係張力,這是APEC此次會議檯面下的看點。
澳洲政府預計投資二十億澳元於南太平島國的基礎建設。但中國大陸一帶一路倡議推動以來,其影響力則是以經濟利益換取各國在政治讓步。中國大陸透過資助小國方式,掐住小國經濟命脈並且用以換取政治利益。但事實上,就南太平洋外資投入現狀,目前澳洲投資金額最高,中國大陸為第五名。
國際世界秩序在美國以現實主義的利益觀增強敵我意識下,中國大陸擁抱經濟自由化與擔當全球治理關鍵角色,順勢遞補美國原本的治理角色,且其一帶一路影響力擴增,致使日本軟化、小國經濟依附,澳洲擔心中國大陸會透過投資增強影響力,顯見中國大陸在經濟利益占有絕對優勢。
中國大陸試圖在亞太地區建立亞洲命運共同體,著眼於經濟與安全外交利益,各國即便願意與中國大陸合作,但依舊難以拋棄對自身利益的維護。
有鑑於此,即便各國能夠在權力競逐與經濟利益雙管齊下,但國力強弱取決於在國際場域的權力,就國際場域來看,經濟合作不一定會造成政治讓步,但國家實力卻會迫使小國趨附大國。台灣無法避免兩岸關係趨冷狀態,外交空間限縮問題,必須務實應對中國大陸,而非選擇避中來因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