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眼看人生】誰在愚弄誰?

17

文/歸靜
我是貓,我睡覺,我跳躍,我看窗外,我在家走動,我張望四處,我破壞家具,還喜歡捉弄貓奴。最近的捉弄,除了玩馬桶水,讓貓奴疲於奔命地擦拭,還發現了另一個更有趣的就是──凝視。只要旁邊有人,我就緊盯著白色牆壁,或跟空氣搏鬥,或對天花板行注目禮……受好奇心驅使的你們人類,絕對會循著我的視線,一同看去,然後說:「什麼也沒有啊!」但是,每次還是會被我吸引,受我愚弄。
無知的人類,喜歡湊熱鬧的你們,殊不知我們貓眼的感光細胞是人眼的六至八倍,而且我們僅需要人眼六分之一的亮度,就能看見你看不到的小飛蚊的影子、飄在空中的毛髮,這些在我們的眼睛裡,纖毫畢現。
每當貓奴專心工作不理會我,我遂刻意望向牆角,再加上溫柔如嬰兒般的喵喵兩聲,禁不住我撒嬌的她定會放下手中事,走來關心,左顧右盼,啥也沒有,但她總會幫我按摩,就算很急切要趕回工作崗位,也會給我一個擁抱,屢試不爽。
老爺就沒那麼容易上當,被我唬弄過幾回之後,我再怎麼絞盡腦汁,連跳帶飛,都騙不到他;有時我不由得怒火中燒,使盡吃奶的氣力跑去他身邊,再輕輕地咬他腳跟,這才留神我的存在。
對這遊戲,我還真是樂此不疲。玩久了,真的有會動的小東西,我反而懶得捕捉了。反正,假假真真,真真假假,正是生活。
一晚,他們看電視看得入迷,完全忽略我,蹲在牆壁旁邊的我,伺機而動,忽然,牆壁上出現我沒見過會這麼快速移動的小光影,閃爍不定,奇快無比。精力旺盛的我立刻捕捉,不一會兒功夫,竟然消失,望著牆壁,悵然所失;即將放棄時,它又出現了,跑得比我快又高,大大地有辱我的自尊……正在我激起最強烈的腎上腺素,準備與它好生搏鬥,不敢置信的是,餘光看到的是光影來自老爺手上的手電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