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現代詮釋-空

4147

文/星雲大師

一般人對於空,多半不了解,認為世間一切皆空,哪裡還有希望,哪裡還有未來?說到空,大家都不喜歡它。但懂得佛法的人,就知道空是有無邊的「容量」,是在建設我們的擁有,如果沒有空,就什麼也沒有了。

例如,口袋不空,如何裝錢?飯碗、茶杯不空,怎麼能裝入飯菜和茶水?沒有空地,怎麼能建房子?房屋不空,人怎麼住進去?人的腸胃、五臟六腑沒有空間,怎麼能存活下去?因為空,世間才有未來,生活才有希望,人體才能正常運作。

只是說,人為了要爭取空間,不惜和人打官司爭取三尺地、一道牆,但心中卻又怕空。其實,空不是沒有才叫空,空才能建設我們的擁有。

圖/游智光(Jack Yu)繪

什麼是「空」呢?以桌子為例,如果我問:「這是什麼?」有人會說:「桌子。」「錯了。」這人聽了一定不高興,怎麼說錯了?明明是桌子。其實,你說的桌子是假相,我把它的真相告訴你,它的真相是什麼?木材。那究竟你的對?我的對?這是木材嘛,只是把它合起來才成為一張桌子,所以是假相。

現在我再問:「這是什麼?」「木材嘛。」「又說錯了,這木材也是假相。」「它的真相是什麼?」「它是一棵樹啊。」再問:「這是什麼?」「大樹嘛。」「又說錯了,這不是樹,這是一顆種子在土壤裡面,受到陽光、空氣、水分、肥料的滋養,它結合宇宙萬有的力量成長。而後成為大樹,成為木材,成為桌子。」所以,這張桌子是緣起。

我寫一筆字時,有時候寫到空,旁邊的徒弟就說,師父您不要老是寫空,人家不喜歡。我說空是財富,怎麼不喜歡?一坪空間的土地,要幾百萬啊,空是很有價碼、很高貴的。

圖/新華社

另外,我自己也寫了一個對聯:「四大皆空示現有,五蘊和合亦非真。」四大,就是地、水、火、風。地,普載我們,生長萬物供應我們所需,所以我們要環保,要愛護地球。水,沒有水,世間萬物都不能存活,有水的地方才有植物,才有生物賴以生存。火,有陽光、有火,才能成熟萬物,在人間才能生存。風,就是空氣,一口氣不來就完了。地、水、火、風四大調合,就能讓我們健康,讓我們健全,讓我們活得有意義,所以,四大皆空可說就是四大皆有。

「五蘊和合亦非真」,五蘊即色、受、想、行、識,構造我這一個人的身體,是和合的,不是單一存在。是因緣和合存在的,這也是空。

所以,假如把「四大皆空」換為「四大皆有」,並沒有違背佛意,又未嘗不可。四大和合不就是「有」嗎?你講到「有」,有即是空,空即是有,何必一定要把它說成空,讓人對空有成見、有誤解?不如從「有」慢慢地知道「空」義。

佛教自古以來,把這一個道理翻譯成空,讓很多人對佛教誤解,造成很多人聽到空,天也空,地也空;人也空,我也空,以為什麼都沒有了,而不敢學佛,其實要空才能有,不空就沒有了。

佛法有時候先說有,後說空;有時候先說空,後說有;有時候說空有不二;有時候說空有本一,本質是一體的。「四大皆空」其實也是「四大皆有」,空有就像白天黑夜的輪替,錢幣正反面的樣貌,兩者是同體而不是分別二邊的。

圖/新華社

傳統之說

一切存在之物中,皆無自體、實體、我等,此一思想即稱空。亦即謂事物之虛幻不實,或理體之空寂明淨。自佛陀時代開始即有此思想,尤以大乘佛教為然,且空之思想乃般若經系統之根本思想。

(摘自《佛光電子大辭典》第四版)

圖/新華社

空之提問

:如何了解「空」、「有」的真實意義?

:佛法講求明心見性,不在形體上求,不在名相上求,必須在本體自性中見人之所不能見,明人之所不能明,要能撒手懸崖,踏破虛空,才能得到大解脫、大自在,遊於諸佛畢竟空的真理境界;要了解「空」、「有」,也須用這樣的方法。

了解「空」、「有」是求得解脫之道,但是「空」、「有」的真諦不容易理解,沒有透過精進修行,體認「空」的真正道理,所認識到的「空」是對立於「有」的假空,而不是真正的「空」。

真正的「空」是超越有無對待的。事實上,我們世間所認識的「有」也不是真有,「空」更不是真空。

圖/新華社

譬如我們以為有自己、有他人,有山河大地、田園財產等,而這一切不過是幻相而已。又譬如你我之間好像沒有什麼東西橫梗在中間,至少表相上是「空」的;其實在我們之間充滿了肉眼所不能見的二氧化碳、微塵、水分子、電波……以及肉眼所不能感覺的精神交流,如渴慕、企盼、矚望、關切等,這些實相上是「有」,只是被人眼的盲點蒙蔽而望不見,可是它依然存在。

要了解「空」、「有」的意義,就不能在表相上打轉,要深入本心,大破大立。

:那麼,「空」、「有」究竟在哪裡呢?

:「空」就像愛,「愛」在哪裡?在眼睛?在肌肉?在大腦?在心臟?把這些器官一一解剖後,找得到「愛」嗎?但是,沒有人能否認有「愛」的存在,父母愛子女,丈夫愛妻子……每個人都有愛,愛過別人也被人愛;愛,雖然看不見、摸不著,可是愛卻是無所不在、無所不包的。「空」就和「愛」一樣,空未嘗空,遍布人間,無處不在。

圖/新華社

「空」又像電,電在哪裡?在機器上?在電線中?在插頭上?把這些零件一一拆卸分解,電在哪裡?電無遠弗屆,「空」也橫遍十方。

「空」又像風,風在哪裡?在天上?在山頂?在林梢?在地面?把這些一一獨立分隔起來,風在哪裡?風無孔不入,「空」也豎窮三際。

「有」在哪裡?這裡有沒有人?有!這裡有沒有屋子?有!這兒有沒有花?有!可是,「有」的未嘗有,因為「有」只是一個假相,我們表面上所執著、認定的「有」,從空理上講,從因緣上看,都只是一個虛妄的假相而已。

總之,「空」和「有」是無在無不在的,它在五蘊皆空處,也在一塵不起時。(摘自星雲大師《迷悟之間》、《星雲法語》)

圖/新華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