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的溫度】毛衣

19

文/胡巧鵝
小時侯,每當天氣轉涼,媽媽會從箱子裡翻出舊毛衣,將它拆了為我們兄妹重新編織,此時我喜歡圍坐在她腳邊,讓媽媽藉著我撐開的雙手挽毛線,她一邊挽線一邊講故事……
媽媽有一雙巧手,她會為我和姊姊縫製鮮豔色彩的衣裙,也會用紅色毛線幫我們綁頭髮,將我們孿生姊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這在保守年代的中部鄉村,往往引起路人觀注。
稍長,個性較內向的我,開始拒絕穿醒目的衣服,也不喜歡媽媽化妝,還將堂哥從國外買回來送給媽媽的口紅藏起來。
二十多年前,媽媽已經七十歲了,那時台灣流行進口的毛海毛衣,我請人代織一件深灰色的毛衣外套很得意的送她,不知為何,她很少穿,姊姊告訴我說:「媽媽愛漂亮,送她衣服除了紅色和桃紅色,其他色系不用考慮……」我恍然大悟,趕緊再選了桃紅色毛線,還採用好友的建議加了金色絲線,編織一件亮麗又時尚的毛衣。
果然,媽媽接到時,眼睛都亮了起來,馬上穿上,走到鏡前照了又照;之後,她還特地去百貨公司選購一件絲製白襯衫,將白領翻到毛衣外,搭配毛料的黑長褲,無論喝喜酒或朋友聚餐她總是這身穿著,也獲得大夥兒的讚美。
有一次在報上看到一篇文章,內容是說人老了也有愛美的權利,鼓勵老人要把自已打扮得美美的,快快樂樂的生活。媽媽雖然離世多年,但每當天氣轉涼時,想起她開心穿上那件桃紅色毛衣的模樣,心中便有無限的慰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