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倒走向前

28

文/PM
在我們生活的此生此世、此時此地,生命、人生、生活便已不斷輪迴,這種體會對年輕人是詭譎的,然而在生命中兜轉過的我,卻是理所當然的會心。
兩種不捨
人類自幼而長,不斷努力的是人生的加法,為豐富而期待、為擁有做準備,不斷蓄積靠近自己的一切;而當歲月的累積,逐漸有了反璞歸真的必需,那麼無論就主觀的感受,或客觀的現實而言,人們最需要學會的,反而是人生的減法。能施則施、能捨喜捨。
在時光的照耀中,我也漸次有了領會:自己從此就要在現世的球形輪迴中,向前回歸生命的原點與終點。因而心中雜亂的堆積,讓我開始一點一滴的,揀擇而揀擇,沿途捨下。
時光支流的彼方,不斷有人提醒我:這些我已然鬆手的,可能就再也握不入手心了!然而,置身生活的壅塞間,心口與腦海的漸次簡約是必要的,在漫不經心踱回生命原點之際,我不捨地看著回憶中的那些,並一一擱下,讓感官之中、神識之間的一切,依著不斷轉動的靈魂刻度,向前回歸到近似來時的天真與無知。
人生減法的開始,我經常懊惱稍前的決定。但漸漸的,我愛上自身與周遭的模糊,這種若知若不知、似覺若不覺的混沌。在生命的微涼微暖中,我確實感受到:那屬於我這個年代的、昏黃的時光晒在我的背上。乾爽的、淡薄的涼意,伴我在人生的歸途上,轉身面對時光支流的後方,那些正是向前的孩子們,一一攬上原本與自己無關的一切,為生命的豐富頑強挺進。
生命的類物理
時間的充裕來自於自律的生活,與手上的事務沒太大關聯。過於隨興、凡事即興的我,一直都羨慕旁人充滿內容的生活,以及那種生動有序的節拍。
從還是個念書的孩子起始,我就經常在發呆中度過空閒,讓心中腦際空無一物,任隨時間從眼前無形地經過。那是我心的休息、情緒的沉澱。因為樂於獨處也說不上是缺點,以致我的生活四下皆是即興與隨興。然而,生活乃至人生,若失去自律這樣樂譜般的東西,就難能接受音頻的變化,迎接生命不斷改變的秩序。
就像音樂不可能單聽爵士樂,心情也不盡然都樂於漫無條理;反而自律地安排、規畫生活,我們的心才能像一根轉軸,穩住生命打著圈轉的秩序。因為自律就是一種「定」,令我們的視線清晰,明白駕馭不斷馳逐的心靈,並因此在人群中,享有難能可貴的真自由。
也是青春
在毛躁之餘,我已不再追逐或附和身邊的熱鬧與熱絡,我眼裡的世界,就像一杯靜置桌上的抹茶,沉澱在層次分明的瓷杯裡。當我再次舉杯就口,便要再次拌勻,那滿口的茶香才能芬芳地顯現,不至於苦如藥末。
然而,抹茶翠綠色的湯汁,是不斷不斷沉澱的。彷彿飄著淡香的綠色塵埃,間歇地在茶水中迴旋、漂浮而沉沒,一如生活無端的忙碌;也像人生沿途而來的言不由衷。當我也像茶末沉澱杯底時,仰望杯口懸浮的、淡薄的綠色,已不奢想命運之神的眷顧。因為此刻的我,也在杯底擁擠的沉默間,微笑、並安於自身的沉澱。
歲月的沉澱不全然是壞事啊!那雖然帶走我們皮表的年輕,卻也讓我們重複經歷同樣的人事物,不斷更新、鍛鍊出生動的心智,不盲從、不掩飾這個世界的實像,卻自如而自在地經過一切,展現出年輕時欣羨不已的個性與真性情。面對世間的美麗與醜陋,我們的情緒稀釋了,彼此會心卻不再相互遷就,只是撕去彼此身上的黏貼,不計淨穢地接續井然的生活。偶爾當然也會遙望遠去的天真執拗啊!卻更懂得無傷地體貼對方,在世間的對立與鼓譟間,靜靜地在杯底休息。正如同老莊出世的入世智慧,也有幾分佛陀教導的、對空性的體悟。年輕時熱情追求的、滿是智慧的青春,在生命沉澱的此刻,方才老老實實置入我們心裡。
球形的輪迴
在我們生活的此生此世、此時此地,生命、人生、生活便已不斷輪迴,這種體會對年輕人是詭譎的,然而在生命中兜轉過的我,卻是理所當然的會心。
人類一生的遊歷,就是一種「球形的輪迴」,無論從任何面向、任何角度轉動,始終都會回到最初的原點。於是佛陀開示的戒律、古老僧團創設的律宗,便成為清淨、善化這種輪迴的關鍵。假使我們在宇宙的球形輪迴中帶上淨戒,那回到原點的一切是昇華的、和諧的;否則回歸初衷的那些,就是一身的染著與雜穢,厭膩不堪卻無從擺脫。這便是戒律對人生之必需,也是律宗在時下的自由社會,依然彌足珍貴的原因。
從人生的任何一個小點略作回顧,我們不難發現這個論點的真實性,就拿我們童年的歡悅來說吧!那幾乎是每個人最生動的歲月,而童年時我們對周遭是懷抱敬意、遵守很多規矩的,可是當年我們因此喘不過氣來嗎?多半的人都沒有是吧!我們反而快快樂樂、蹦蹦跳跳地伸展好奇心,在遊戲規則的邊線踩過來又探過去,將一生的愉悅與天真填在胸口,直到現在都還藏在直覺裡;而相對的,此時此地的我們呢?即使揮霍再多的個人自由,都不足以宣洩繁雜間的壓力與壓抑。
為什麼呢?我們不是比童年時更自由?被允許做更多事嗎?這不是我們的由衷期盼嗎?不是我們的窮追不捨嗎?為何我們反而更不容易快樂了呢?
我的朋友,因為這些壓迫來自我們對規則的厭棄、乃至拋棄,也就是說我們踐踏戒律。我們致力於開創生活的美好之餘,卻鄙夷幸福的法則、否定一切事物的規律。這便是當代社會最大的壓力源,也是一切亂象與文明病的開端。畢竟人生的雜亂與汙穢也是一種球形輪迴,不會在平面上奔出邊界、就此離去,而是與我們的人生攪和一起,彼此糾纏不清地在現世輪迴。
那就這樣吧!如果這個時代選擇混亂,那就這樣吧!在我轉過身、倒著腳步向前走回生命的原點與終點時,眼裡只剩不斷演化的紛擾。所以我只能獨自由這個球面輪迴到原點,在自己沉重的眼皮裡看上幾眼,在電腦鍵盤上敲下幾句。至於存入電腦中的這些眼明心開,儘管與我相關,卻也是塵煙渺渺、非我所能,只能苦笑而無從惋惜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