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真年代】念首兒歌好開心

3

文/夏安
小時候跟著同伴念兒歌:「城門城門雞蛋糕,三十六把刀。騎匹馬,帶把刀,走進前門砍一刀。」一直搞不清「城門」跟「雞蛋糕」有啥關係。事隔三十多年,聽朋友念:「城門城門幾丈高?三十六丈高。騎匹馬,帶把刀,走進城門滑一跤。」似乎更為合理。
小孩如鸚鵡學語,發音不準也無妨。聽鄰居玩伴唱黃梅調「留了指甲,作大媒」,實際上應為「柳蔭樹下,作大媒」;玩丟沙包的遊戲,口中念著:「喔伊多子米來啦,米來啦;喔伊多來賽,喔伊多來賽……」直到看了愛亞的散文集《昨日告白》,她的回憶是「喔伊多子米來啦,喔多拉賽,喔多拉賽」,才知道應該用日語來念,由一到五,有它的意義,或許這是日據時代流傳下來的。
許多人應該都跳過橡皮筋吧?我是念:「小皮球、香蕉油,滿地開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有位朋友的手機後六碼,正是二五六二五七,我記得特牢。雖然至今不了解,「小皮球」和「香蕉油」有何關聯,但也許只是押韻好念,開心就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