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30

27

佛教管理學
文/星雲大師
 
弘法系列 21

●苦難的人也要同事攝
我們對人,首先要用平等地位來增加彼此的好感,才能攝受他人、取得共識,互相能接受,就可以溝通交流了。
對監獄佈教,我有一些值得一談的因緣,今敘說數段如下。
有一次,我在焦山佛學院讀書時的院長東初法師,邀我一起環島佈教,觀察台灣的佛教現況;我在想,長輩老師有這種想法,所謂「有事弟子服其勞」,當然願意跟隨他同行了。
走到台東時,台東監獄找我們做了一場講演。因為我在許多監獄有佈教的經驗,也就歡喜的應邀跟他們講話。通常,我不歡喜稱呼他們「受刑人」,也不喜歡稱呼他們「難友」,都是稱「各位朋友們」。
我說:「各位朋友們,大家辛苦了,其實你們有很多人是冤屈的,只是法律找到你,這業力如此,也沒有辦法;而在外面街上的人,可能有人犯案,罪行超過你們很多,只是他們沒有東窗事發,業障還沒有現前,還在逍遙法外而已,但是你們受完了業報,總會還你一個清白的希望。」
這一個開場白,經常贏得一些受刑人對我的歡迎,認為我對他們的情況是有所了解的。
然後,我又告訴他們:「一時的苦難,正好借此機會修心養性,等於出家人閉關一樣,在裡面不要浮躁、不要憤恨,好好靜心養性,對你未來的人生,會有更大的幫助。所謂『既來之,則安之』,就不要天天妄想要趕快期滿、趕快出獄。只要你行好事、守規矩,緣分到了,自然會提早讓你們出去,重獲自由的。」接著,我具體的告訴他們方法,我就說懺悔、發願兩個解脫的法門。
第二天,我們到了屏東,屏東監獄請我們去做講演,當然我就請老師東初法師先講,他就說:「各位受難的朋友們,我告訴你們兩個解脫的法門,懺悔和發願……」
糟糕!他把我要說的話都講完了,那時我們因為知識有限,準備教材不是那麼容易,我下面怎麼辦呢?輪到我講了,雖然他是長老,我也跟他幽默一下,我就說:「各位朋友,我有兩個解脫的方法,要告訴你們……」我一直不把那兩個法門先講出來,長老坐在旁邊聽,我想他很焦急,心裡一定想:「我講了,你怎麼又講懺悔、發願這兩個法門。」我後來才說:「這兩個方法,一是要自我規範,二要寬恕他人。」那時,我看老法師才鬆了一口氣。
那一次,我和東初法師周遊台灣一圈,受邀在好幾個監獄裡講演,回憶起來,這也是很有趣的往事。
這些監獄弘法的經驗讓我覺得,我們對人,首先要用平等地位來增加彼此的好感,才能攝受他人、取得共識,互相能接受,就可以溝通交流了。像過去有不少的大哥,都成為我的信徒,如竹聯幫、四海幫的幫主,我也把他們當朋友,不過他們都覺得自己是弟子,我是師父;甚至在我們佛光會嘉義金剛分會的林督導,因為佛法的薰陶,浪子回頭,現在也在監獄當佈教師,幫助受刑人,所以我想彼此尊重很重要。
監獄佈教的熱情
說起在監獄佈教,最熱心的人,莫過於趙茂林居士了。他在各個監獄佈教數十年,說法度眾,每周風雨無阻,最令我欽佩。
每次他到我住的道場訪問,有時候,我們可以從早上聊到中午,從中午再聊到晚上,甚至整天都在講話;弟子們就很佩服我,大家都說:「師父真有修養,待客這麼有心,從早講到晚講那麼久。」
其實大家不知道,趙茂林居士對佛門相當熟悉,他信仰虔誠,對佛教的法會,像放燄口、拜懺等,比出家人還要熟悉。他對佛教的常識、老和尚們之間的行事,經驗多得不勝枚舉。我每一次聽他談說這許多人的往事、故事,都津津有味,感同身受,給我增益不少。人家的善事,我由之效法,如有不對的,就想到我應該要改之。
其實,趙茂林居士來跟我談話,就像我的家庭老師,因此我非常的尊敬他。可惜,假如那時候有人能追隨他,把他一生的監獄佈教法記錄下來,也能成為一部台灣獄政的研究史。
趙茂林居士是江蘇泰州人,所謂「泰州出和尚」,他同和尚的關係最為密切。曾經做過江蘇省保安大隊的大隊長,到了台灣以後,做了羽毛工會的理事長。羽毛工會究竟做些什麼事情,我倒沒有和他談過,他和我論交,談的都是佛教,或是他在監獄佈教的經驗,我從他那裡也懂了很多的觀念。
所以人和人相處,你要懂得學習,你要能提出問題;他和我談話的時候,我也都藉機會提出問題問他。
他的年齡比我年長二、三十歲以上,做我的老師應該綽綽有餘,我也真心的把他當朋友,也當作老師;但他認為我是出家人,是師父,對我非常的尊重。可以說,我們的關係是介於師友之間,彼此相互尊重、相互包容,沒有什麼另外的利害關係。
因為監獄佈教的因緣,我在建設佛光山寺的時候,就向中國佛教會提議,應該獎賞一些有功於佛教的人員,我願意提供佛光精舍(養老院)十個房間,給予對佛教有功的人能夠養老。
像趙茂林、馮永楨、張劍芬、孫張清揚、王鄭法蓮、孟瑤、王如璋、戈本捷居士伉儷等人,晚年都住在佛光精舍,由我們照顧。
另外,我也願意提供萬壽園的龕位,往生以後可以從功報德,回歸佛國淨土。如素有「三湘才子」之稱的張劍芬居士,十九歲就擔任縣長,並做到台灣銀行的襄理,與我也成為好友,他寫過多少佛教的楹聯,對寺院的貢獻相當大,我最為欣賞「永念親恩,今日有緣今日度;本無地獄,此心能造此心消」。
他後來洗腎,也是我照顧,每個月洗腎要五萬元,我也支助他,直到去世後,靈骨安奉在萬壽園,到今天,他的後代都不來聞問。趙茂林居士也是一樣,他雖有兒孫,卻沒人過問,後來也安奉在萬壽園。我就等於替佛教有緣人做他們的孝子賢孫,不過我也甘願。除了這許多因緣以外,對於為佛教貢獻的人士,我們都願意成就他們。
從監獄佈教,到後來,我和幾任的法務部長像廖正豪、馬英九、王清峰等人,都有多次的來往。我想,救苦救難,也能得到很多有情有義的朋友。這也是我學到很多管理學的機遇、因緣。

(待續)

台南監獄明德戒治分監落成啟用典禮,大師與法務部長馬英九(左5)等人合影。(1994.12.27)圖/佛光山提供
台南監獄明德戒治分監落成啟用典禮,大師與法務部長馬英九(左5)等人合影。(1994.12.27)圖/佛光山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