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新世代含淚帶孫

9

文/思微兒
最近,周遭不少朋友在升格當阿嬤之後,紛紛展開了「二度就業婦女」的忙碌生活。除了白天要帶孫子之外,傍晚還得替下班後前來接孩子的兒女們備好晚餐。如此這般「朝八晚八」的生活,從剛開始的「歡喜做,甘願受」,一段時日後,就漸漸有些力不從心了。
聽她們抱怨著「女兒每次都要我照著網路上說的帶小孩」、「我現在沒辦法再當義工,好久都沒跟老朋友聊天了」、「保母是義務役就算了,還要倒貼伙食費咧」、「年紀大了,體力大不如前,每天都被孫子搞到腰痠背痛、血壓飆高」……不見甘之如飴的喜悅,只有牢騷不斷的怨念。
我經常未雨綢繆地告訴兩個還在大學念書的兒子,以後若是娶妻生子,請記得「自己的孩子自己帶」,我只願當阿嬤,偶一為之的臨時托嬰也可以,至於全職保母,就麻煩他們自己想辦法了。
兩個兒子都是我一手帶大的,我深深明白全職媽媽箇中的酸甜苦辣,大概是「受夠了」,所以覺得「足矣」,我可不希望將來眼花髮白時,還要再成天與尿片、奶瓶為伍。「媽熬成嬤」的我,期待等孩子成年或是成家之後,能夠在人生的下半場,重拾起「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任性,隨心所欲、隨性生活!
之前,我跟朋友們分享這種獨善其身的「本位主義」時,總是被噓、被訓斥、被「曉以大義」;現在,這些晉升阿嬤後擔任起全職保母的她們,都「起風了」,不但深深佩服我的「先見之明」,還很悔不當初:「早知道就學你,一開始就跟孩子說好,不幫忙帶孫子!」
很多人都認為,阿嬤幫忙帶孫是天經地義、責無旁貸的事,或許是因為體諒兒女的經濟狀況,或許是因為不放心給外面的保母帶,也或許是基於疼愛寶貝金孫的心,我也並不反對,但前提必須要考量自己的能力和意願。若是體力許可也心甘情願,絕對可以享有含飴弄孫的天倫之樂;但如果是「不得不」,或是因為「不好意思說不」而勉為其難地含淚帶孫,那也未免太委屈了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