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性科技人典範少

0

文╱常恭
在台灣,女性的影響力遠比日本和韓國強大,行政院主計總處「人力資源調查」也顯示,台灣民意代表、主管及經理人員女性比率超過四分之一,這項數字,遠高於日本的13%及韓國的10%,展現台灣女性傲視亞洲的企圖心。
根據教育部統計,女碩士生女性比例在民國八十五學年度僅28.93%,到民國107學年度已超過45%;博士生則比率更提升至超過三分之一。弔詭的是,進入社會後,愈往高處走,不論任何行業皆然,企業高階主管或領導人再度回到以男性為主。甚至有不少長期以男性為主的領域,直到最近幾年,才開始出現女性第一人。
而在科技帶動經濟的趨勢下,教育端「男理工、女人文」的集中分布現象仍相當明顯,也造就女性在高薪的就業選項上不如男性。根據教育部資料,20年前,工程與科技領域中的女性大學生人數為56899人,但到了去年,同一類別的女學生卻只有36949人,反而減少。
台灣大學資訊工程學系第一位女性教授許永真說,在以男性為主的資工領域,雖然不覺得能力被歧視,卻在成長過程中,逐漸體會到「女性主義」對許多人而言是個負面字眼。
許永真說,女性主管最常被冠上的幾個形容詞:Bossy(專橫的)、Aggressive(好鬥的)、Stubborn(頑固的)、Nosy(八卦的)與Chatty(健談的)。 乍看之下,對女性並非正面的描述,但放在職場中,並非沒有正面意義,只是端看從哪個角度解讀。例如,Bossy代表「領導力」,Aggressive顯示「積極」,有時Stubborn代表「立場堅定」,Nosy或Chatty則是「好問」與「善於交際」。
由此可見,女性若要在屈居少數的領域中證明自己,難度顯然相當高。因為前方缺乏「女性典範」,除了要面對更多外界問號與自我質疑,一旦遇到挫折,也缺乏可以求助或打氣的對象。每件事都要靠自己摸索,或自我界定。
但另一位科技業女性主管表示,作為「第一」雖然不易,然而一定要先有「第一」,才可能帶動更多女性加入,打破這「唯一」的局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