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全民防奧步

46

選舉投票日近,政黨、候選人乃至熱情的選民,紛紛在媒體、網路社群發聲:「請提防選舉奧步。」蔡總統在臉書上說:「有股力量正用假消息、網路霸凌兩種奧步,打壓台灣民主,勇敢的台灣人不能被這種奧步打倒。」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說,自他代表國民黨參選後,原來肯定他的民進黨用盡抹黑奧步攻擊他,行政院、立法院之外,連監察院也圍上來打,「我有這麼偉大嗎?」
無獨有偶,網路上正瘋傳一則「紅函」,指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是中共刻意培養的台灣接班人。之前臉書等網路社群,已在傳播大陸注資十億元人民幣給韓陣營的消息;並說有人散發韓和市議員候選人傳單時,夾藏千元鈔,意圖賄選。韓國瑜對注資說,開直播否認;對接班人說則認為太過分,不再忍受,要提告並全力反擊奧步。
閩南語奧步指的是爛招、賤招,上世紀中葉民權初步時代,候選人買票、選務人員作票、政府行政不中立,是初階奧步。晚近二十年,奧步升級,進階成設計虛假事件陷害對手;或歪曲事實、斷章取義醜化對手,誘導選民出於同情心和嫌棄對手而投票給自己。觀察近世很多傷害台灣民主的選舉奧步,可歸納出兩種類型:一是系統性操作,一是突襲式煽情。
侯友宜選新北市長,遭系統性奧步圍攻。先有文大宿舍案、新莊購地案、質疑當警察為什麼那麼有錢?繼而影射侯害死鄭南榕、刑求被告。最經典案例是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的東廠案,竟欲聯手立委為側翼,抹黑侯。難怪侯友宜會回擊稱用正步對奧步,「用選票滅掉東廠、西廠、南北廠。」
突襲式奧步的經典案例,有高雄市長選舉的緋聞錄音帶案與走路工案,兩案相隔八年,事後均證明為假事件,卻已助謝長廷與陳菊得票低空掠過,接續當選市長。陳水扁選總統連任時發生的兩顆子彈案更突兀,事過多年,欲求「後真相」竟不可得;民間視為高段奧步,讓扁以不到百分之零點三票數贏對手。
民進黨最常批評國民黨的買票奧步,在李登輝掌權的黑金政治期達於頂點後,因司法嚴厲查賄,民智大開,買票效果遞減,而盛況不再。如今賄選風氣雖不絕如縷,但在縣市長以上層級的選舉中,買票難有效果;反而是政策賄選、用公帑綁樁、拉攏社團等,變成掌權政黨與政客的選舉共業。
今年選舉,各方關切奧步情緒高漲,選民自主串聯,分享提防奧步資訊;候選人也在網路社群中徵求奧步一百零八招;還有學者上電台分析,指出奧步之為「奧」,就在於虛實交錯,一時真相難明,使選民信以為真,而煽動強烈的憤怒與同情,所以不要偏聽偏信。
系統性奧步,如促轉會的東廠案,因吹哨者勇敢揭露已經破局。選民因此案而對公部門、高位階官吏的助選演說內容,傾向理性辨證再下判斷,不再全盤採信。選民視中資、境外網軍介入台灣選舉等指控,是某些政黨與候選人的必然論述;關鍵在有無具體案例與確鑿物證。有的候選人面對司法情蒐,已提高警覺,並關閉捐款帳戶;因為誰也不敢保證不會有人偽冒陸資捐款,陷候選人於當選無效的難堪。
當下全民防奧步的警覺性高,反映選民在意選舉誠信,若仍出現突襲式奧步,相信選民會是反制這種奧步的終極力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