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生活】秋晨遇見詩與蜂

15

文/琹川
白露之後山中早晚漸寒涼,想必夜深露更重,往往一早起來只見露台欄杆上滿滿地鋪了一層水,彷彿夜裡偷偷下了一場雨。幸好天亮後陽光普照,白雲藍天,層巒疊翠,詩云:「燦燦辰角曙,亭亭寒露朝。川原共澄映,雲日還浮飄。」(唐.韓愈),此情彼景應相去不遠吧!
岩崎寒蟬早已站上枝頭精神抖擻地高歌,聲浪層次分明且具有節奏;一隻蛾夢裡醒來發現翅膀被露水溼透,無力舉翅高飛只能靜默地趴著,我輕輕的將牠拈起放在部分已乾的欄杆上,就交給太陽去吻乾水露吧!園裡的蓮花瓣瓣如舟跌落,只剩殘梗綠葉,朝日正盡情地揮灑光影;斜坡上朱槿鮮黃花朵掩映於草叢間,明亮容顏清新可人;而烏心石掉落地上裂開的蓇葖果,露出紅豔如心的種子,色澤美極了,大自然的傑作處處美不勝收,令人目不暇給啊!
這充滿「聲、光、色」宴饗的豐美早晨,原本被山坡上一片葉子吸引的我,透過鏡頭發現葉上還歇著一隻金色的蜻蜓,正舒爽地享受牠的日光浴呢!我凝神觀賞並攝下牠美麗的身影。等想到欄杆上那隻蛾時,卻發現不知何時牠已晒乾翅膀舉翅飛走了。
意猶未盡的我遂揹著相機沿著門前小路散步,巧遇鄰居正站在肖楠樹下不知在看什麼,我走近一瞧只見兩隻大蜜蜂正在地面上繞飛,大大的金色頭,腹部有明顯的黃色紋路,尾部尖端為黃色,鄰居說是中華大虎頭蜂,又稱台灣大虎頭蜂、大土蜂等,因在地底下築巢,故又稱地龍蜂,是世界上體型最大的虎頭蜂。鄰居是退休的數學老師,對動植物頗有興趣與研究,他說這兩隻是工蜂,只要不驚動牠們,是不會主動攻擊人的。
我們站在路旁看了一會兒,鄰居又指著右邊樹林讓我看之前他提過的虎頭蜂窩,我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終於看到樹林裡面的一棵高樹,上頭掛著一個大蜂窩(在山上已學會分辨蜂窩跟蟻窩,蟻窩會連同樹枝一起包在裡面,蜂窩則是掛在樹枝上)。我用相機將蜂窩拉近看,只見蜂窩上密密麻麻爬滿了虎頭蜂,黑色腹部,個頭比中華大虎頭蜂小許多,我將攝下的影像給他看,他說是虎頭蜂中最凶猛的黑腹虎頭蜂,蜂巢為吊鐘狀,其體積是台灣所有虎頭蜂窩中最大的一種。
我揣度其平行高度距離我家應不到五十公尺,曾見過單隻黑腹虎頭蜂在露台上巡邏,雖有些擔心但仍採取互不干擾。其實任何生物皆有其生存的權力與空間,人類不能為了自身的利害而予以剝奪,何況我們才是外來者;因怕招來捕蜂人,於是黑腹虎頭蜂窩成了幾個鄰居之間的祕密。
我繼續沿路散步,秋天是大頭茶開花的季節,路面上落滿白色山茶花,其間點綴著紅色葉子,像鋪著一條圖樣素雅的花布,還真令人捨不得踩踏它呢!親愛的T,你讓我看到即使凋零也能如此莊嚴美麗!我駐足了片刻,心中充滿著感動,轉身往回走,行到方才中華大虎頭蜂出沒之處,好奇的想再探看一下,突然其中一隻虎頭蜂飛到我耳畔盤旋,似乎在打量我是敵或友。我靜立屏氣凝神地聽著牠嗡嗡的聲音,感覺翅膀扇動耳邊髮絲的輕微氣流,或許虎頭蜂嗅出我的無害,不一會兒就飛走了;而我則驚訝自己當下竟無畏懼之感,這可能是場生死對峙呀!我的鎮定應來自於對牠的善意吧!
親愛的T,不可否認一切皆屬無常,山中生活有其迷人之處卻難免也有潛藏的危機;在你日漸靜定的眼中,在你來去如風的身影間,我看到你衣衫上隱約的山茶花圖樣,似乎聞得到那淡淡的清香,如何安心正是我此時的生命課題,也許日常生活就是一種修行吧!

中華大虎頭蜂 圖/琹川
中華大虎頭蜂 圖/琹川
圖/琹川
金色的蜻蜓,正舒爽地享受牠的日光浴。圖/琹川
烏心石蓇突果 圖/琹川
烏心石蓇突果 圖/琹川
圖/琹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