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南北】謝脁樓(下)

9

文/吳鴻霖
現今謝朓樓在兩層階梯之上,樓高十五公尺,為兩層鋼筋結構十字歇山頂的仿古樓閣。一樓是正方形的建築,每面有六根圓形水泥石柱,大約十二公尺寬,搭配木質門窗。門前楹柱上隸書的對聯是:「澄江如練行將賡謝朓之詩,疊嶂有樓抑且續獨孤之句。」上聯中的「賡」字,寫成「月在庚下」。我查了數本書法字典和《康熙字典》,賡續的「賡」,庚下都是貝,皆無上述的寫法。
大門口有江南四大名樓的屏風,一樓正面是宋代田錫的〈疊嶂樓賦〉,左右牆壁上掛著謝朓樓歷史沿革的圖文。一樓至二樓,三層迴旋木梯的牆上,有首謝朓〈高齋視事〉的五言古詩和一幅清人所繪的〈宣城鳥瞰圖〉;二樓面積較小,只有四根水泥石柱,正面是謝朓的畫像,兩旁的對聯是:「千古風流有詩在,一生懷抱與山開。」牆上則是謝朓生平事蹟的簡介。
下樓以後,我向一位八十幾歲的老先生,請教謝朓樓以前的情形。他說:「抗戰時,謝朓樓周圍沒有房子,北望可見敬亭山;樓前是一片山坡。」李白詩句:「兩水夾明鏡,雙橋落彩虹。」兩水是指句溪和宛溪,今日尚可看到宛溪河。
從謝朓樓北眺,還可見到建於西晉(距今一七○○多年前)的景德寺塔。此塔唐代稱為開元寺塔,左邊的開元寺早已毀於戰火;「句溪塔影」是古代宣城十景之一,句溪中可見塔的倒影,如今塔還在小山上,句溪已經消失。向北眺望,也看不到遠方三百多公尺高的敬亭山,勉強在兩棟大樓之間,看到一點點山的顏色;而原本的山坡,二○○七年底,已成為長約二五○公尺,寬約七十公尺的府山廣場。
夏日午後,府山廣場的水泥地面像燒烤已久的大平底鍋,但謝朓樓周圍(謝朓公園)卻是綠樹成蔭,綠意盎然。坐在謝朓樓一樓檐下的石欄杆上或「懷謝亭」內休憩,清風徐來沁涼宜人,暑氣全消;傾聽悅耳的蟬鳴鳥叫,怡然自得,身心舒暢,世間的紛擾和旅途的疲憊,都隨風飄向遠方!
宋至清代,謝朓樓附近有許多的亭台樓閣與花榭軒堂;現在,謝朓樓西側只剩一個懷謝亭,民國時期它是在謝朓樓的東南方。亭柱行書的對聯:「四時憑眺依舊澄江靜如練,千古復登總教臨風懷謝公。」上聯下方「澄江靜如練」,是謝朓〈晚登三山還望京邑〉中的詩句。
四年前暑假,我曾來宣城,謝朓樓剛好在整修,無法入內參觀;李白多次登臨謝朓樓之後,歷代很多有名的文人雅士相繼來訪,留下不少傳世的詩篇。
十年前,我去過江南四大名樓的黃鶴樓、岳陽樓和滕王閣,門票都不便宜,只有謝朓樓不收門票,離火車站又近,交通最為方便,適合全家或與一群好友來此登樓。
停留宣城三天兩夜期間,第一天傍晚,跟四年前一樣,數百人隨著高分貝的音樂,在府山廣場上跳舞、溜冰……熱鬧極了;隔天,颱風吹向上海,宣城市區整天下著颱風雨,傍晚的府山廣場,冷冷清清,只剩下雨聲。一陣又一陣的大雨,好像在洗滌心靈般,洗去惱人的酷暑與今日之煩憂、雜念。雨中的謝朓樓,沉穩靜謐,也別有一番風情!

景德寺塔。圖/洪少霖
景德寺塔。圖/吳鴻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