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觀史】一代奇人紀曉嵐

9

文/余遠炫
紀曉嵐在政治上一直有條紅線不敢踩,他很清楚知道自己並不是所謂的寵臣。乾隆皇寵愛的是像傅恆、和珅或是福康安那樣的相貌堂堂,又做事機靈的臣子,自己倒像是個御用文人,為皇上與皇太后作詩寫賦。皇上與太后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但朝廷裡的同僚,他總愛酸個幾句毒舌一下。
據紀曉嵐的好友,同時也是嘉慶帝老師的朱珪描述,紀曉嵐在出生前幾天,「水中夜夜有光怪」,這很可能是某個自然現象,但當時的民眾卻解釋成「火神入世」,所以他的名字叫做「昀」,期盼他像日光一樣燦爛,因為他是光明的火神,帶來希望。朱珪說:「河間宗伯奼,口吃善著書。」在好友的眼中,紀曉嵐其實寫的比說的還要好。
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有一段自述,他在四、五歲的時候,夜晚看東西,就像白天看東西一樣,沒有差別。但長大後,紀曉嵐可能看太多書,反而變成近視眼。紀曉嵐在翰林院供職時,有一天天氣良好,眾人就趁著機會晒書,紀曉嵐則是裸露上半身,搖著扇子一派悠閒,大家問他在做什麼?他回答說:「在晒肚子裡藏的書。」
野史裡記載紀曉嵐好色,一天固定好幾個時間都要行房,這事不知真偽,但他有一妻六妾,房事欲望強烈,風流卻不下流,絕不做違背禮法的事情。紀曉嵐也同情弱勢女性,認為宋明理學對婦女壓抑太大,女子被人性侵自殺而死,竟認為女子失節,不能給與表揚,紀曉嵐卻認為,弱勢的女子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這不是她的失節與過錯,反而是這種不合理的禮教,應該要加以改變;最後,乾隆也接受了他的看法,而修改相關規定。
紀曉嵐大膽採紅線的一次,就是為尹壯圖求情,禮部侍郎尹壯圖大膽揭露乾隆盛世的虛偽與和珅弄權下的真實世界,乾隆完全無法接受,和珅則是全力遮掩,紀曉嵐竭力營救,結果換來乾隆大罵:「朕以你文學優長,故使領四庫全書,實不過以倡優蓄之,爾何妄談國事!」原來在乾隆心目中,紀曉嵐的實際地位只是戲子娼妓而已。
尹壯圖後來在諸多求情下免除一死,回雲南昆明原籍,紀曉嵐則忍住被羞辱的憤怒,他等到了乾隆歸天,也看到了和珅倒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