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心理會客室】閱讀經典,發現自己!

12

文/陳復(國立宜蘭大學博雅學部副教授)
王立新老師既是船山學研究專家,更是韋政通在大陸的重要弟子,他出入於這兩位古今思想家,從中獲得精神的沐浴與解放。立新老師回首認識王船山的過程,「我跟船山的緣分,只因在書店裡讀到他的書,當時就像觸電一樣。這種神奇的感覺,從此帶我走進船山的生活和思想世界。」他數度強調,船山是中國歷史上最具批判精神、也是最深刻的思想家。
立新老師表示,船山遭逢明清改朝換代的時刻,不屈於蠻族的統治、不屈於權貴的壓抑、不屈於叛逆的追剿,更不屈於生活的各種苦難。他經歷國破家亡,面對極其艱難困苦的生活,不惜將自己「活埋」在中國的文化傳統中,也要戰勝悲苦的命運。無論是躲避在野寺或荒山間,還是隱身在麋鹿洞中,無時無刻不懷抱著「六經責我開生面」的目標和信念,眼睛不停止閱讀,毛筆不停止書寫,留給人間上千萬字的深邃思想遺產,更帶給人類豐富的精神寶藏。
船山的精神,鼓舞和激勵了後來無數的仁人志士。剛過世不久的韋政通,就是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位。立新老師說:「韋先生是我的先生,他雖然沒有教我具體的學問,但卻啟迪和感染了我的生命,激發了我學術研究的熱情。」
韋政通年輕的時候,生活十分貧困,在上頓不接下頓的境況中,認真閱讀經典,並在最困難的時刻,讀到了王船山,將之當成患難中的知己,並因此踏上獨立思想的道路。韋政通晚年回憶往事時說:「王船山是我的難友。」甚至就在過世兩天前的談話中,還對船山念念不忘,因此可見其影響是如何至深且巨。
韋政通曾經表示,中國文化有四種人格典範:「孟子的剛健」、「莊子的透脫」、「阮籍的狂放」和「船山的貞固」,我們可通過對這些典範的影響和參照,來完善自己的人生。
現代人生活在充滿各種誘惑,且愈來愈被自己創造的技術給左右的時代,在這樣變動快速且令人眼花繚亂的生活裡,人們經常會陷入迷茫和空虛,人與人間的關係也愈來愈疏離,心裡不時湧現莫名其妙的苦悶。面對這種文明病,解決的良藥莫過於深刻認識與體會船山的貞固品格,必能帶給現代人豐富的思想,提供最關鍵的心理支持。
立新老師說:「如果王船山能在這麼困窘的環境裡繼續工作,活出生命的尊嚴與價值,我們現代人在面對各種威壓、誘惑,甚或心靈的空虛與疏離時,更應該穩住心態,挺立在世界上。」
有人曾經問立新老師,他喜歡王船山是否受到韋政通的影響?他笑著說:「我喜歡船山,並不是因為受到先生的影響,但是先生那樣喜歡船山,讓熱愛船山的我更有自信,同時因為先生喜歡船山,也讓我更加敬重先生。」他呼籲工作繁忙的社會人士:「當你對自己感覺到陌生且焦慮的時刻,何不靜下心來,閱讀王船山,發現你自己?」
11月19日星期一早上8:15—9:00,陳復教授將在國立教育廣播電台的「教育行動家」節目「幸福心理會客室」,邀請深圳大學人文學院王立新教授,暢談「如何通過認識王船山來發現你自己」,歡迎收聽FM101.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