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參訪巍巍聖地終南山有感

5

今年10月12日有幸參與中華人間佛教聯合總會主辦的西安宗派祖庭暨香港佛教訪問之旅,特別是有機會至西安參訪巍巍聖地─終南山,更讓自己開拓視野,了解中國宗教界信仰及弘法的中心。
參訪團於12日拜會香港佛教聯合會後,即前往西安。為了讓團體成員先了解西安宗教祖庭相關內涵,聯合總會主辦單位特別安排專題講座,敦請西北大學李利安教授演講有關西安佛教聖地,特別是終南山的神聖事蹟。
終南山又稱中南山、南山、太乙山,秦嶺山脈中段陝西省境內,位居中國版圖的中央,為黃河與長江流域分水嶺,也是中國氣候南北分界線。李利安教授指稱,這裡也是中國南方文化與北方文化的分界線。由於群山峻嶺,水草豐茂、四季分明、氣宇爽朗,歷來是修道人嚮往之處,直至今日終南山被認為是中國隱士最多的地方,即所謂「天下修道,終南為冠」之說,可能與有很多在此修道獲得成就的人,如道安、玄奘、法藏、義湘、窺基、澄觀、宗密等有關。終南山亦為道教發源地,據傳道教的太上老君(老子),曾在樓觀台的說經台講授《道德經》。樓觀台成了天下道林張本之地。
佛教有八宗,但有六宗的祖庭發源在終南山。即律宗祖庭─淨業寺;三論宗祖庭─草堂寺;淨土宗祖庭─香積寺;唯識宗祖庭─大慈恩寺;密宗祖庭─大興善寺;華嚴宗祖庭─華嚴寺,另外在草堂寺亦有另二宗天台宗、禪宗的聖地。因此在西安終南山處八宗法脈似均彙集。此處拜訪活動,每至一寺,寺院鐘鼓齊鳴,住持親自接迎信眾持香花夾道歡迎,場景顯示兩岸佛教界相當融合,氣氛祥和。
佛教界有二位了不起的大師,對於宏揚佛法,貢獻巨大,均與終南山有關,一位是鳩摩羅什法師,一位是玄奘大師,二位的真身舍利,分別供奉在終南山的草堂寺及大慈恩寺。鳩摩羅什,自幼聰敏,7歲跟隨母親一同出家,曾遊學西域,遍訪各地名師大德,深究佛法真諦,東晉時來到中國,從事佛經翻譯,其譯本簡潔曉揚,被尊稱為我國佛典之四大翻譯之首,三論宗祖庭草堂寺,為其譯經處。此次參訪團員們在其舍利塔前唱誦心經迴向,能在千年後的時空與大師穿越時空,以法相會,深感因緣殊勝。
玄奘大師,生於隋開皇20年(公元600年),少時窮困,隨著胞兄長捷法師住在東部淨土寺,學習佛法。13歲時就登座於大眾前覆講經論。由於在博覽各家宗論典籍時,發現各宗所言,意見不一,隨後與兄長長捷法師遍訪四方大德高僧,仍然無法釋疑心中疑惑,於是發願西行取經。那時唐代西行求法風氣頗盛,印度那爛陀寺是「留學僧」最嚮往的地方,來到此處的漢藏求法者據考證人數不少,玄奘大師是第100位。大師一路飽受嚴酷考驗,歷經黃沙襲捲,高聳入雲的蔥嶺,終年積雪的山巔,嚴峻陡峭的崖壁,多位隨行者禁不住冰寒饑饉,被凍死在高山及沿途上,大師堅定告訴自己:我為求法,願捨軀命,若不到西天,誓不東回。抵達那爛陀寺後,鑽研諸經論疏。於唐朝貞觀17年,帶回657部梵文聖典返國,並予翻譯,在譯經的19年當中,領導翻譯經論75部,1335卷,為後世留下實足珍貴之大覺智慧漢譯寶典。
此次人間佛教聯合總會之參訪相當成功,讓兩岸佛教團體深度聯誼,實應感謝星雲大師之威德,為了讓佛教團體團結一致,凝聚共識,於2015年8月成立此聯合總會,連結各界相互學習。參訪過程中了解各宗派高僧大德,為了佛法的弘傳,用自己的生命來換取法脈的延續,頗令人感動。所謂「去人成百歸無十,後者安知前者難;後賢若未諳斯旨,往往將經容易看 」,面對得之不易之經典,我們豈能不敬重與珍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