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齋夜話】廖吳金 簡單中的不簡單

50

文/邱傑
廖吳金以前是媒體工作者,後來是一位茶農,現在又搖身一變成了一位文史工作者,看似多變,其實也大有不變之處,他說自己不變的招牌就是:「一輩子離不開文字,手上總是黏著相機」。
二○○八年廖吳金來到南投魚池鄉,一心只想找個寧靜小村過無人相識的鄉野生活,不意卻在當地認識了多位茶農而迷上做茶,第二年起,他就在魚池簡居生涯中扮起了茶農,陸續開發出多款風味獨特的茶。
種茶歲月,半玩票性質使他不必太過在意工本,他的茶都以自然農法栽植茶菁製成,不噴農藥、不用化肥,風味天然,其中小島紅茶源自台灣原生種四季春,以紅茶製技法作出揉合花香、蜂蜜甘甜獨特風味紅茶,讓人乍喝以為加了糖,其實是茶葉所散發出的自然甜味。
在一趟中國參訪兼推廣台茶之旅中,他來到杭州永福寺,偶遇知客僧明行法師,師父喝了他帶去的幾款台灣茶後非常讚許,但也說:你們台灣茶雖然很好,但是獨獨少了一種──白茶。白茶是中國六大茶類之一,製作難度高,產量少、風味無倫。
廖吳金趕緊拜師,明行法師說:就是「重萎凋、輕發酵」六個字。
廖吳金回台後,開始研發白茶,苦思「重萎凋、輕發酵」的意涵,參考《茶經》,邀來兩位自然農法製茶家游輝隆與謝其瀧一起研發,經過多月不斷測試,耗去數百斤茶葉,終於製作出茶葉呈墨綠色,但茶湯卻保持淡黃色、香氣濃郁,味道甘甜有蔗糖滋味的白茶。
原來白茶採取自然農法栽植的茶菁,僅摘採清明前的嫩葉使用,均為一心一至二葉,製作要訣是須在茶葉萎凋後直接烘焙,輕度發酵,因製作技術難度高,產量稀少,被茶界譽為名貴極品茶。
「沒有時間的生活是否就是悠閒;沒有生活的日子算不算閒散?」廖吳金的臉書上寫著這樣兩句似帶禪意的話。
近年來,他返回老家桃園楊梅認真採集故鄉文史典故,二○一八年桃園地景節以楊梅富岡為主場地,他卯足了勁發揮所長,為這項活動加分不少。一時之間,山居悠閒品茗的雅興似也不得不暫停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