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寶】胡定一電影聲音魔法師

3

文/郭士榛
二○一七年第五十四屆金馬獎,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頒給國寶級擬音師胡定一,他是台灣僅存的電影配音師。胡定一表示,從事電影配音工作者千萬不要小看生活中的小物品,像是優酪乳空盒、算盤、報紙等等,都可製做出寫實音效效果,配音師就像個聲音魔法師,他說:「別小看一個小算盤,就可呈現電影中拉窗簾的聲音。而報紙、葉子或草,就是看演員在草地裡面跑,搖動葉子或草,沙沙沙,聲音就出來了。」
歷經四十二年的配音歲月,胡定一完成了無數配音作品,並以《稻草人》、《香蕉天堂》、《青春無悔》三度入圍金馬獎最佳錄音獎,二○一二年因《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入圍金馬獎最佳音效,他用擬真的聲音,牽引觀眾的情緒。胡定一表示,雖從未得獎,但入圍就是肯定,仍然很開心。
胡定一說明,在電影技術環節中,有一個專業名詞叫做「Foley」,中文的意思是音效師或輔助錄音師。戲中的角色有喜怒哀樂,音效師必須跟隨演員的情緒全心投入方可擬真。
他拿電影《愛情萬歲》片尾為例,楊貴媚走大安森林公園那一幕,走的每一步都踩著不同路面,有時是泥土、草坪或石頭,做後製錄音時,胡定一就是跟著楊貴媚的情緒走,情緒愈重就愈是拖著步伐走。「我只錄了兩次就OK,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連楊貴媚看了都稱讚不已。
「一流的音效師能依照電影畫面做出大小、厚實不同的聲音,演員每一個腳步、每個舉手投足都可以藉由音效傳達不同的情緒。」胡定一說:「能夠做出聲音的東西就是好東西。」每樣東西對Foley(配音師)來說都有價值,舊的東西也可以嘗試出新的聲音。因此,休閒時,胡定一喜歡逛二手市集、買東西、撿東西;日常生活所聽所見,他絕不輕易放過,隨意敲敲打打,有用的就撿走、留下,帶不走的就用腦子記下,「也許哪一天就用得上」。
胡定一表示,他能從事電影聲音工作這麼多年,憑藉的就是「堅持」。回想起自己年輕時,因從小家住南京東、建國北路一帶眷村,村裡住著不少電影工作人員,加上眷村時常播放著免費露天電影,使胡定一深陷電影世界中,成個影痴。
一九七五年,胡定一退伍,考進了中影股份有限公司,起初想當攝影師,但因為近視眼,帶著眼鏡沒辦法把眼睛貼近當時攝影機的觀景窗,所以才改做電影配音。
中影時期,電影產業也很蓬勃,還是類比時代。公司採師徒制,徒兒都邊看邊學,不懂的只能問,因為是最資淺,比較辛苦,不管是配旁白、音效、錄音,什麼都要做。
胡定一認定,配音師需要動作快、反應好、記性好,隨時注意電影畫面的前後關連與變化,此外聽覺要夠靈敏,才能分辨細微的差異。胡定一說:「上樓梯的腳步聲與下樓梯,就不一樣。音效師還要準備許多道具,我家裡大概留了軍鞋、馬靴、功夫鞋、釘鞋、雨鞋等二十多種鞋,配合演員的演出給予不同的腳步聲。」胡定一笑稱,人家用眼睛「看世界」,我用耳朵「聽世界」。
在中影做配音工作時,胡定一遇上中影配合政策的「愛國電影」,第一部做配音的電影,就是丁善璽導演的《八百壯士》。為了做出逼真的音效,軍方還將戲裡使用的十幾把M1步槍交給他,他在錄音室拿槍跑步,錄製步槍上下搖晃的震動聲。
隨著科技進步,胡定一同樣逃不過電影幕後發聲聲音技術由類比轉數位化、以及台灣電影產業萎縮的衝擊。儘管科技進步,電影可同步錄音,擬真音效也逐漸被罐頭音效取代,但因為年紀大,學電腦比人家慢,會完全跟不上人家,胡定一就決定堅持專注做音效師,能呈現的層次感更豐富多元。
大半生與聲音為伍,二○一五年胡定一從中影正式退休,他感嘆說:「我只是運氣好,生在一個類比時代,讓我有了發揮的空間。如今需要我幫忙的人不多了,若有需要的就來跟著我學。」

喜歡到二手店買東西。圖/文總提供
喜歡到二手店買東西。圖/文總提供
國寶級擬音師胡定一近照。圖/文總提供
國寶級擬音師胡定一近照。圖/文總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