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花集.紅樓夢】舉家食粥酒常賒

4

文/朱嘉雯
學者們判斷,曹雪芹在右翼宗學時期,已經開始寫《紅樓夢》了。也正是在宗學時期,他認識了畢生的好友敦敏、敦誠兩兄弟。直到他受不了宗學裡的排擠氣氛,才辭職並移居到北京郊區的西山。
西山這一帶,就是我們之前提到的黃葉村,那是正白旗的聚居地,雖然說山區景色優美,但是房子卻十分破舊,所以他曾說自己在「蓬牖茅椽,繩床瓦甕」之間度日。而他也在這裡繼續寫著《紅樓夢》。
當曹雪芹在北京香山過著困頓的生活,他給敦氏兄弟的詩形容:「滿徑蓬蒿老不華,舉家食粥酒常賒」,他說自己「舉家食粥」,還到村中小鋪去賒酒;看來,好像隨時有斷炊的危險。
可是,轉換到《紅樓夢》裡,賈府也是舉家食粥,但是那些粥品可都是非常豪華的名宴呢!例如:棗兒粳米粥、鴨子肉粥、碧粳米粥等等,都是上等御田米熬出來的。王熙鳳每天清晨喝半碗奶子糖粳米粥,林黛玉用雪花洋糖熬燕窩粥,王夫人吃素的日子,探春、寶釵想換換口味的時候,除了熬粥,還有醬菜與小菜,像是:椒油蓴齏醬、油鹽炒枸杞芽……,這些都得自難得的食材與作法。
曹雪芹筆下的粥品,不僅米粒、食材很珍貴,熬煮的過程也添加了很多很好的素材,而且必須既費工又費時才能造就出來。很多讀者都覺得心酸,因為他在寫作的過程當中,「寒冬噎酸韭,雪夜圍破氈」,冬天山裡非常寒冷,他只能裹一條破毯子,啃著酸韭,一邊寫作,每天只喝一點稀粥。然而,他在《紅樓夢》的大觀園世界裡,卻塑造出那些公子、小姐們,喝著很精緻的粥。
可以說一樣食粥,兩般命運;現實生活和文本之間呈現了很大的拉鋸。這反而讓我們更加佩服曹雪芹在那麼辛酸的處境底下,竟能轉換出萬千氣象、風雅奢華的生活往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