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大巨蛋是北市之恥

37

今年十月高雄市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風光揭幕;十一月,柏林愛樂交響樂團第五度來台,首次到衛武營音樂廳演出,並同步進行戶外轉播,台上提琴手用中文向台灣觀眾致意,台下觀眾熱情應和。選舉投票前,民進黨充分運用這項建設成果,召喚高屏選民支持;曾效命藍營的前行政院長張善政,則在韓國瑜的造勢晚會上說,衛武營文化中心是馬英九執政時全力撥款到高雄完成的政績。藍綠都沾光。
位於台北市忠孝東路與市民大道間精華區的大巨蛋室內體育館,像一座廢墟般杵在那裡,不建、不拆、不用,暗淡無光。今年北市的候選人紛紛拿大巨蛋當箭靶,造勢搶鏡。前市長郝龍斌說,柯文哲違法停工把大巨蛋變成爛攤子,作選舉秀的人應該去責問現任的柯市長。柯文哲上臉書說,這是個最難處理的案子,他堅持公共安全與公平正義,會為下一代堅持下去。綠藍白都在論述誰該負擺爛責任。
政府發想興建大巨蛋早於衛武營文化中心,陳水扁任台北市長時,選定松山菸廠舊址建大型室內體育場,打算辦世界盃棒球賽。馬英九接台北市長後,與遠雄集團議定採BOT興建、營運、移轉模式,由企業出資建蛋。郝龍斌市長繼續執行此策,動工、開挖地基、上梁,巨蛋鋼骨架構已平地崛起,本來去年就該落成使用。可是柯文哲當台北市長後,質疑前朝圖利財團,判定大巨蛋未照圖施工,有公安疑慮,令其停工至今。
大巨蛋變爛蛋三年多,重挫合約法制與BOT制的信度。官、企合作原旨,是引進民企資源與民企管理營運制度,以發揚公部門公共建設的高效。合作基礎在於雙方都遵守誠信原則、依合約行事。台北大巨蛋實踐結果,遠雄曾更換協力廠商、北市府擬解約,之後又有變更設計、重新檢討公共安全及後任市長懷疑前任市長圖利財團等波折。柯文哲領軍的北市府,與趙藤雄旗下的遠雄集團,從口舌爭鋒到訴訟攻防,互信蕩然,政治算計毀了依約辦事法制,也讓企業見識到BOT制的風險。
台北市是台灣的門戶,信義區是台北市都市更新、重劃市地的樣板區,轄內有市政府、市議會、企業及金融總部,百貨公司林立,新建高樓大廈已創造出現代化都市地景,吸引很多國內外觀光客到訪。可惜就在時尚的市區邊緣,大巨蛋廢墟壞了台北市形象。到國父紀念館拍完儀隊交接後的陸客,眼光一掃瞄,就看見車流人流不停穿梭的路旁,矗立著一大塊爛尾樓,台北市怎麼了?
BOT在台灣、香港、大陸、歐美有很多成功案例,為什麼到了台北市,橘逾淮為枳?通過選舉服公職的人不是該勇於承擔嗎?為什麼國民黨兩位市長馬英九、郝龍斌能承擔民進黨陳水扁的決策,勉力抱蛋建蛋;換了無黨籍的市長柯文哲,卻擺盪在「沒有重大安全問題」與「公安不能打折」之間,非議官企圖利,再翻轉決策為停工。而柯市長還自評這項翻轉,是面對子孫後代,為未來計的承擔。
對比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揭幕,柏林愛樂首演;台北大巨蛋尚停滯於爛蛋狀態,這是北市恥辱,也是台式民主與選舉的教案。選民對這顆不建、不拆、不用、擺爛中的蛋;應明白有擔當、負責任首長的重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