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山迎客松 配備專職保母

2

【本報綜合報導】中國大陸黃山迎客松是著名景點,為了保護這棵國寶級名松,上個世紀八○年代起,黃山人就為迎客松配備了專職「保母」——守松人。
二○○六年從部隊退伍回到家鄉,胡曉春應聘到黃山風景區成為一名防火隊員。二○一○年他從師父徐東明手中接過「接力棒」,成為迎客松第十九任「守松人」。
九平方公尺的小屋、一張沙發、一組桌椅、一個裝滿守護日誌的文件櫃,這是胡曉春的全部家當。
「上午八時─十一時,晴,風力1-2級,溫度8-13℃,相對溼度百分之四十三。清理護欄內紙巾、瓶子與食品……」這不是一則天氣預報,這是胡曉春的守松日記,這樣的日記他一寫就是九年。
「從我擔任守松人的第一天起,每篇日記不少於四百字。」粗略算下來,胡曉春在一千六百七十公尺的海拔上寫下了一百二十多萬字的守松日記。這些日記,詳實記錄了迎客松的生長變化,為科學保護迎客松提供了重要依據。
「除了惡劣天氣,還要留意野生動物對松樹的騷擾,如短尾猴、松鼠喜歡啃樹皮磨牙,而迎客松的輸導組織就是樹皮。樹皮截斷了,血液就斷了。」胡曉春說。若遇到冰雪天氣,除平日使用三個金屬支撐桿,還有十九個玻璃纖維支撐桿「隨時待命」,守護脆弱的迎客松。
為了更好地守衛迎客松,胡曉春這些年還不斷給自己「充電」,學習氣象學、昆蟲學、植物學等知識,儼然成為一位古樹保護的專家。
近年來,黃山風景區增加對古樹名木保護力度,每年定期開展古樹名木生長情況檢查評估,邀請專家對長勢衰弱的樹木進行現場診斷。
「心情壓抑煩躁的時候我喜歡拍照,這可以幫我解壓,如果能拍出一張比較滿意的迎客松照片,我心情會好很多。」胡曉春的手機除了自己的女兒,就是迎客松。他說「迎客松不僅是一棵樹,更是一位令人敬畏的長者,我如何照顧家人,就如何照顧迎客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