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月主題徵文──當風吹過的時候】波斯頓三月的風

8

文/郭詠澧
波斯頓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風。
三月下旬,我從費城搭機赴波斯頓面試找工作。一出機場,迎面而來飽含海洋溼潤的冷風直灌入我的胸口。趕緊把大衣的領子拉高豎起,把領口鈕釦扣緊,發現脖子圍上的漂亮絲巾是無法在波斯頓禦寒的,心想若在此定居要過冬天真的是必須準備一條毛料厚圍巾。
第二天面試的公司距離波斯頓羅根機場約四十多分鐘,我已預約了公司附近的旅館,坐上計程車立即往西奔去,沿途所見樹枝頭上仍舊一片光禿禿,記得早上離開費城時,郊區的樹枝頭已冒出了花苞,費城已可感受到春天的氣息。但是波斯頓位於美國的東北部,緯度高,且面對著大西洋,舉目所見,一片灰撲撲的景象,雖然已是三月下旬,春天的腳步還沒來到。車子飛馳,坐在有暖氣設備的車內,卻仍可聽見北風呼呼的吹著,冷冽的北風是波斯頓給我的第一個印象。
第二天一早抵達公司,停車場邊上堆著有一層樓高的積雪,陽光照耀在白雪上閃閃發光,這在費城三月下旬裡已看不到的景象著實讓我印象深刻;吹拂在臉頰上微微的冷風讓我精神抖擻的邁入公司接待處,隨即開始了一整天的挑戰。
經過五場輪番的面試,再坐上計程車開往羅根機場離開波斯頓時,我的皮包裡已躺著剛拿到手的工作聘用函;當我下車走入機場前,迎面而來大西洋的北風,卻覺得已無來時的冷冽了。但我對自己說:再來波斯頓開始新工作前,先買一條毛料厚圍巾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