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音樂響起】李哲藝以樂曲建築生命情韻

0

文/櫻桃
當音樂響起,你會想起什麼?該在心底打拍子?鼓掌?連結畫面?
樂曲可以為生命「建築」故事,你相信嗎?當然信!
豎琴的體積龐大,卻帶著優美的線條,弦線在手巧與用心的人彈撥間,絲絲揚揚地發出動人的仙樂,仙樂在人間。音樂家李哲藝不僅演奏豎琴,也作曲、編曲、指揮。成立灣聲樂團的志業是「古典音樂台灣化,台灣音樂古典化。」將台灣樂曲以古典樂的形式帶入國際,也將人物以樂曲串連出感性的生命故事。於是,音樂不受限於拘泥的型態,可以在演藝廳演奏,也可以帶著樂器環島「趴趴走」。李哲藝說:「如果人們不走進音樂廳聽音樂,我們就把音樂帶到人們身邊。」
在「名人系列饗宴」中,與劉軒的對談音樂會感性、幽默,整場的音樂氣氛非常活潑又具「正念」,正如劉軒所推廣的大腦衝浪。音樂該怎麼界定?李哲藝說:「從不和諧找出和諧的元素」。難怪我即使是心情最糟或起伏劇烈時,只要聽到我喜歡的「很吵」的音樂,定然撫平情緒大半了。且可以透過音樂跳躍日常生活,無論是搖滾樂、古典樂、靈魂樂、爵士樂、流行樂、電影樂、舞曲、電子樂,隨心起舞、隨心記憶。
十一月他與說學逗唱樣樣出色的郎祖筠有場「思鄉路漫漫」的音樂會。第一首樂曲是〈松花江上〉,我立時想起曾在張學良口述歷史的書上看過,這是張學良一生難忘的曲子。歷史,在我眼前,流動。果然,郎祖筠說起父祖輩的故事,爸爸是滿族人,出生於南京;媽媽是客家人。她笑談如果是餐廳,那麼就是「客滿」。當天果然是座無虛席。
音樂會就這樣層層地以音樂帶出郎爸爸一生的故事,這已然是屬於愛的音樂會。無論是郎爸爸或是郎祖筠的成長故事,在音樂會裡以多首曲子串連起大時代的悲歡離合,感受到郎祖筠對爸爸媽媽的愛、體會到她遺傳自爸爸媽媽豐富的演藝細胞,也從她妙語如珠、極富說故事的魅力中,現場大夥都很忘我地聆聽音樂與故事。
郎祖筠曾以〈綠島小夜曲〉送別爸爸(典故得現場聽她說才更有層次與意味)。很讓我讚佩的是:演奏家們各有專精地獨奏與合奏這首曲子,也許是投入的情感特別多,讓樂曲在當下產生很奇異的波動。這首也是讓郎祖筠在台上頻頻拭淚的曲子。而當她唱起〈滿江紅〉之時,我不禁悄然淚下。那是壯烈與悲切的生命情懷。依然是連結到歷史的衍變。而我腦袋還跑出蔡明亮導演的《郊遊》,李康生在風雨街頭舉著廣告看板的畫面。
人的表情與聲音可以被觀察出最細微的「情緒」,音樂透過樂器與演奏家進入故事裡,演繹生命裡的情緒,如風、如水、如樹、如雲、如……那是道路,吸引人繼續走下去。
音樂真的會「說故事」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