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開政治】金馬動人時刻精采回顧

0

文/Triple
第55屆金馬獎落幕,最佳紀錄片導演傅榆的獨立宣言至今仍餘波盪漾。但撇開政治議題,今年金馬獎其實有不少讓人難忘的時刻值得回憶,看著看著就能在螢幕前眼眶一熱。其中,當屬幕後人員系列獎項,以及為捍衛創作而自縊的《大象席地而坐》導演胡波及其母了。
剪接師 廖慶松/特別貢獻獎
首先,是拿下本屆金馬特別貢獻獎的剪接師「廖桑」廖慶松。入行45年,從未拿過半座金馬獎的他,從中影時期開始,就跟著侯孝賢、萬仁等人拍片,著名的《兒子的大玩偶》、《戀戀風塵》、《悲情城市》等,都是其剪接作品,在新浪潮電影時代占有一席之地。此次由多年來亦師亦友的侯孝賢親自頒發獎項,也讓這座獎更具意義。侯孝賢在台上以半欣慰半喜悅的眼神望著廖慶松時,那種發自內心的情誼,讓人動容。
當然,廖慶松得此獎讓人激動的原因,不僅是他在電影圈的資歷,更多是他對後輩的傾力相助。在不少國片新導演的作品後方,總能見到廖慶松的名字在列,儘管多數時候是以剪接指導身分露臉,相較第一線的剪接,給予的可能更多是看法和建議,但這些對最終剪輯的影響仍相當大。
在還是個新聞圈小菜鳥時,我曾因採訪需求請教廖桑意見,電話撥過去,他儘管忙碌卻還是撥出時間,「不好意思我有個電話進來,你過5分鐘撥過來好嗎?」過了5分鐘,他準時接起,「不好意思啊!剛剛工作上有點問題,你剛剛問到哪裡了?」那其實並非太重要的問題,而是關於與另一位幕後電影人的共事經驗,談的是別人的事,廖桑卻這麼一聊又是半小時過去,直至掛電話時,還彬彬有禮地說了聲謝謝。
也就是這樣的採訪經驗,讓我對廖桑不問頭銜、不分高低的態度,有了認識。金馬獎頒獎前,廖慶松在影片裡說著「還要再剪20年」,但實際上雙眼早已因多年的剪接退化。好在,對電影的熱情,不論年歲始終不變,對於後進的期待,或許也將成為這位剪接泰斗在電影路上的熱情來源吧!
資深跟焦師 劉三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
而另一位讓人動容的當屬資深跟焦師劉三郎。這個對一般觀眾來說,極為陌生的幕後職位,透過劉三郎獲得「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一獎,被大家看見了。跟焦,顧名思義是在攝影師拍攝當下,協助掌握焦距,例如鏡頭突然拉近,跟焦師就得快速調整焦距,畫面才能維持清晰,又或是攝影師想拍攝失焦的美感畫面,也得先和跟焦師溝通好,讓其在拍攝過程隨時配合。一幕幕完美畫面背後,靠的就是這樣的通力合作。也因此,擔任跟焦師者又被稱為攝影大助。
一般來說,當上大助後,最終目標仍是成為攝影師,拍出屬於自己的作品,但劉三郎多年來卻堅守做好跟焦師這項工作,相當不容易。頒獎給他的導演鍾孟宏,便是他長期合作的攝影師之一(鍾孟宏的攝影別名為中島長雄,去年以《大佛普拉斯》拿下金馬獎最佳攝影),他在頒獎時肯定地說「沒有三郎,就沒有中島長雄。」足見攝影師和跟焦師的關係之密切。
在拿下「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的最後,劉三郎笑著說:「這座獎,就是我的工作品質保證書。」對許多未立獎項的幕後職位,「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此獎算是一個鼓勵,過往也曾頒發給業界知名的場務「六哥」王偉六、擬音師胡定一等人,這都帶給圈內幕後工作者莫大鼓舞,也讓更多新進晚輩更願意專注做好一件事。一部電影,靠的絕不只是導演、攝影和演員,更多是如螺絲般緊密的各方職位,就如李安最開始也是從場務開始做起,訂便當、協助拍攝時的擋車等等。在片場,種種基本工作,缺一不可。
這也是為何,我總在觀看金馬獎頒發這些幕後獎項時,格外激動,那是一種看見電影真正價值的時刻,那些光芒外的樸實付出,更需要鼓勵。
導演胡波/最佳劇情片、最佳改編劇本
最後,回到本屆最大獎最佳劇情片《大象席地而坐》,同時也拿下最佳改編劇本,導演胡波的媽媽多次強忍悲痛上台代兒領獎,當眾人期待她代替兒子多說些什麼時,她卻一貫簡短地說出「謝謝大家,謝謝評委,謝謝觀眾。」於此之外,再無法說出任何一句關於兒子的話語。因為電影,成就了兒子,卻也摧毀了兒子,對一個愕然喪子不到一年的老母親來說,那些獎座,乘載更多的是悲哀。無怪乎李安在頒獎時,由衷地說出了「我今晚最想給這位媽媽一個擁抱。」
胡波是在去年十一月左右於住處自縊,當時生活拮据的他儘管出了幾本小說,卻始終未闖出名號,大家以為他是因不得志而想不開,但隨著他的微博貼文被刊出,才知他是在進行首部電影創作即《大象席地而坐》時,因製片方多次出手干預創作內容,讓生性敏感且追求純粹創作的他,受到強烈打擊,說是為捍衛創作明志,也不過分。儘管這樣的手段,確實讓老家的雙親也讓身邊親友傷透了心。
自縊當時,胡波僅29歲,生活費繳不出、女朋友也跑了,創作上又無法遇到真正欣賞自己的伯樂,或許加總起來成了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我們無法預估當時的他若知道自己的片子最終能以自己堅持的四小時版本上映,甚至奪下最佳劇情片,那麼他是否會選擇一樣的路。但無論如何,金馬獎最終選擇將最大獎獻給此片,仍是相當大的勇氣與鼓勵,對許多走在電影路上的年輕人來說,茫茫前景和困境裡,得有個亮光追尋,才可能堅持下去。
願不再有下個胡波,如此憾然離世,但也願能有下個胡波,一樣才華洋溢。

當胡波執導的《大象席地而坐》獲得第55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時, 李安導演(右)特地上台擁抱胡波的母親(右二)。圖/林伯東
當胡波執導的《大象席地而坐》獲得第55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時,
李安導演(右)特地上台擁抱胡波的母親(右二)。圖/林伯東
入行45年,從未拿過金馬獎的剪接師廖慶松(右)獲頒第55屆金馬獎特別貢獻獎,上台接受亦師亦友的侯孝賢導演(左)頒獎。圖/林伯東
入行45年,從未拿過金馬獎的剪接師廖慶松(右)獲頒第55屆金馬獎特別貢獻獎,上台接受亦師亦友的侯孝賢導演(左)頒獎。圖/林伯東
資深跟焦師劉三郎(右)獲頒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由導演鍾孟宏(左)手中獲得。圖/林伯東
資深跟焦師劉三郎(右)獲頒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由導演鍾孟宏(左)手中獲得。圖/林伯東
胡波執導的《大象席地而坐》勇奪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改編劇本,並獲得觀眾票選最佳影片。圖/金馬影展提供
胡波執導的《大象席地而坐》勇奪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改編劇本,並獲得觀眾票選最佳影片。圖/金馬影展提供
侯孝賢(左)執導的《紅氣球》,廖慶松費時一年多才剪輯完成。 圖/資料照片
侯孝賢(左)執導的《紅氣球》,廖慶松費時一年多才剪輯完成。 圖/資料照片
廖慶松(右起)與萬仁及柯一正曾合作過《超級大國民》。圖/資料照片
廖慶松(右起)與萬仁及柯一正曾合作過《超級大國民》。圖/資料照片
鍾孟宏(中島長雄)以《大佛普拉斯》拿下金馬獎最佳攝影時致詞:「沒有三郎,就沒有中島長雄。」 圖/資料照片
鍾孟宏(中島長雄)以《大佛普拉斯》拿下金馬獎最佳攝影時致詞:「沒有三郎,就沒有中島長雄。」 圖/資料照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