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尾豎國旗 科技男單車環球

0

【本報綜合外電報導】一九七八年次的陳峻永出身基隆,因感到人生沒有變化,毅然決然放棄在科技產業領高薪的生活。在他思考該如何換跑道時,朋友介紹日籍自行車騎士石田裕輔記錄環球旅程的《不去會死》一書。陳峻永從書中找到了新方向。
二○一五年六月,他放下了工作,訂下騎十萬公里、走遍百國的目標。耗時三年多,十萬公里路走到一半,抵達巴黎時,陳峻永已經不只一人一車。
他的單車前後、兩側都掛著鼓鼓的包袱,車後還連著一台拖車。那些沉重的行李,很多是偶遇台灣人或外國人送給他的食物及紀念品,所有家當加起來大概有一百公斤重,加上車尾豎著的中華民國國旗,在巴黎街頭總有人會找他搭訕。
陳峻永笑說,起初只有一輛單車,朋友看他東西太多,替他找來拖車,多了容納空間,東西更是愈添愈多,不知不覺拖車也滿了。
旁人看來,騎單車帶著這麼多行李會有很多不便,但陳峻永並無抱怨,那些東西承載許多萍水相逢的好意,他平常在飲食上幾乎沒花錢,因為包裡總有吃不完的食物。
最大收穫 沿路遇見的人
「我一直覺得前方還有人在等我去認識他們。」陳峻永說,旅行了三年多,最大的收穫就是沿路遇見的人,每當他覺得累,就會出現好心人邀他回家吃頓飯,給他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睡兩天好覺的地方,甚至在奧地利和墨西哥,還有人不知何故掏錢給他。
旅人在不熟悉的地方,總會遇到一些變數或意料之外的事,陳峻永除了單車和拖車各被偷過一次,旅途堪稱順遂,即使經常要在廢墟、公車亭或加油站等匪夷所思的地方露宿,卻從未遇到危險或不懷好意的人。
他表示,單車是在加拿大溫哥華失竊,拖車則是在墨西哥北部被偷,但兩次都有當地熱心人士或警察協尋,還有網路媒體、報紙和電視台主動採訪,最後失竊的東西都找了回來。
三年多前,陳峻永還頂著一顆大光頭從台灣出發,旅途中他從未理髮,如今已能紮成馬尾,長及腰部。奇妙的是,他不曾有過水土不服的情況發生。他認為,人會生病,很大一部分原因出在心理,沒有彎彎繞繞的心事,就不會生病或感冒,「因為傻瓜是不會著涼的」。
不一樣生活 不放任沮喪
從一個會氣餒的電子工程師,變成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到哪都能隨遇而安的自在人。陳峻永表示:「我現在看待事情比以前正向,覺得沒什麼是做不到的。」他說,這並不是因為他厲害到什麼都能解決,而是他不輕易放任自己沮喪,相信緩一緩,就會遇到轉機。
陳峻永從巴黎離開後,往盧森堡、德國、奧地利方向去,打算路經東歐,再從土耳其轉往非洲。一路上,他遇到許多人說自己也想做點什麼,但囿於工作、家庭等理由而不敢行動。
為了騎車環遊世界,犧牲與家人相處時間,但陳峻永認為值得,也鼓勵年輕人勇敢做自己想做的事。在陳峻永眼裡,沒有別人眼中的安定感、固定生活圈,對他反而是一種充實,「我每天都要認識新的人,每天都有事情忙」。
他說:「我從來不把這個當旅行,我覺得自己是在工作,這就是我的任務,每天起來,準備該做的事,這就是我的生活,只是方式不一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