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屋簷下】 我家小妹

0

文/陳珮珊
一大清早,就被房門外的乒乒砰砰聲吵醒,想是偶爾早起的小妹,突然觸動賢慧神經,開始久久為之的大清掃吧。
果然,一開房門,便見到大垃圾桶倒在地上,頂蓋大開。「你一早就去倒垃圾啦?今天怎麼這麼乖。但幹嘛把垃圾桶撂倒呢?」我問小妹。
「唉,它平常都沒機會好好呼吸嘛,難得我今天去倒垃圾,就順便讓它躺著解放一下囉。」小妹答得理所當然,但其實我知道,必然是匆忙間踢倒,懶得扶起來罷了。這個小么女,從小歪理就多。
家事裡,她最討厭洗碗跟倒垃圾,大部分時間總是能躲就躲。「姐,我真的不喜歡下班後跟一堆婆婆媽媽擠來擠去追垃圾車,寧願一早去公園定點倒垃圾。」嗯,最好是啦,當姐姐的就喜歡擠在人堆裡追垃圾車?
「姐,用洗碗精洗碗手會好不舒服,所以我不喜歡洗碗。」小妹總這麼說。嘿,那就奇了,難道當姐姐的都是拿洗碗精保養玉手,所以較適合洗碗?
前幾日,我離家幾天,回來時果然發現垃圾桶已達可容忍的最高限度。然而,我的理智線幾乎斷裂之際,卻又發現小妹把地板跟浴室刷得一塵不染,這可是家事裡我最不喜歡的項目了。
這下可好,功過相抵,我只好把到了嘴邊的惡言硬生生吞回去,悻悻然地譏諷她:「是怎樣,看得見的地方乾淨,看不到的地方就眼不見為淨,這是想呼攏誰?」
她倒沉得住氣,只回我說:「唉啊,我雖然沒倒垃圾,但地板可是擦得發亮啊!人各有所長嘛,所以才說,這屋子真是少不了你啊,姐姐〜」
我斜眼看了看她,心想:「哼,少來!又想使出么女撒嬌耍賴的招數。家裡只有老爸吃你這套,我可不會輕易被安撫。」
不過,想歸想,共處了這麼多年,早知道她唱的是哪齣戲,也懶得跟她計較了。所以只撂下一句,「廢話少說,下次該你倒就乖乖去!」嗆完便轉過身,低頭整理起垃圾……唉,這或許就是長姐的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