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歌之母 陶曉清 年過70從心所欲

15

文/記者郭士榛

一生熱愛廣播的陶曉清,19歲就進電台主持節目,並隨緣推波民歌風潮。罹癌之後,陶曉清每天都為自己找一件事,充滿動力的出門學習和服務,為乳癌病友開辦網路電台,學習手作才藝,深入心理諮商……過著從心所欲的生活。

走在台北市寧靜的瑞安街上,想到待會要面訪「台灣民歌之母」陶曉清,心中有些忐忑,尤其在沒有電梯的傳統公寓,踏上4層樓的階梯時,一直想著得了癌症的這位資深廣播人,會以怎麼樣病容現身。客廳門打開了,一張開心臉孔展現眼前,和過去健康時一樣的體型,一樣有如廣播中清亮的聲音,絲毫沒有病容,讓我放下心中的不安,坐在客廳中聽陶曉清談她抗癌的過程,平靜得如同談別人的故事。

陶曉清和她口中的「老先生」,作家亮軒。 圖/陶曉清提供

癌後每天找動力出門

「母親50歲罹癌,父母親都因癌病去世,妹妹後來也得癌,因此早知自己是高危險群,平日就會做定期檢查。67歲那年,我摸到胸前腫塊,醫生宣布是乳癌第一期。」陶曉清說,初聽醫師告知時,或許因家族病史,她並沒自怨自艾,但仍驚恐的想著:「終於輪到我了。」

「醫生最怕病人把自己當病人,什麼事情都不做。」因此鼓勵陶曉清除了不能出國,任何事都可以做。在朋友和家人支持下,陶曉清選擇積極面對癌病。治療期間,她努力維持原本的生活作息;每天找一件事,充滿動力的出門。陶曉清決定到雲門上舞蹈課、學打太極拳。化療期間,她還迷上做棉紙撕畫──簡單的撕下彩色棉紙,拼出一幅山河、花樹圖,領略創作樂趣。「每個人的生命都有最後一天,我量力而為,快樂生活,只希望那天來臨時,我沒有太多遺憾。」

現在,陶曉清每個月參加3場讀書會,有電影研究,也有身心成長課。生性閒不下來的她,最高興的是2015年加入乳癌病友協會,大家一起努力成立了網路電台,並在「牽手之聲」擔任主持人,陶曉清表示,這件事,就是她目前每天充滿動力、非做不可的事情。

52屆金曲獎得到特別貢獻獎。 圖/陶曉清提供

化療期間,陶曉清開始寫日記。她認真思考,也規畫未來還有什麼想完成的事情?5年間,她策畫、寫作了3本書,其中2本和廣播有關,分別談民歌40年和創建中廣青春網的故事。另一本則是以她長期研習的身心成長理論,回顧自己的生命故事。

總被認定是「天之驕女」,陶曉清19歲就開始做廣播主持人,自己都沒想過年紀輕輕就能進入中廣主持節目,成為全中廣最年輕的主持人。「做民歌時並沒想刻意做什麼,只是覺得很多創意作品有趣又好玩,值得推介給聽眾,發揮廣播人功能,做個橋梁推動民歌。」陶曉清謙稱自己只是推動搖籃的手,並不是「民歌之母」。

生命不完美但不放棄

陶曉清表示,每個人不同階段有不同使命,她所做的事,除了興趣,也可說是被命運推著走。生命或許不完美,但陶曉清始終務實以對。這分務實,陪伴她度過生命中好幾次的低谷。

幾年前先生外遇,她當下決定不對外回應。今年他們結婚50周年,陶曉清認真指出,每次兩人有不愉快或有重大事情發生,不論生氣、難過,事後一定會好好談談。「我們一直是以這種態度解決難題,尤其婚前彼此就承諾過,若不愛對方了一定告訴對方,放彼此自由,若心已不在對方身上,可以不留在婚姻中。」

「危機,也是夫妻重新面對彼此的契機。」兩人放下身段,好好討論,確認雙方都沒有分手的意願。於是,她既往不咎,學習讓兩人愈來愈自在,不會想要改變對方,唯一能改只有自己,且要自己願意改。但年紀大要改也難,只能接納他這個人,所以可以度過難關,她笑說:「老夫老妻,確認彼此還是愛著對方、想和他一起生活,就要努力攜手到白頭。」

在台北之音電台主持節目。圖/陶曉清提供

以諮商的角度看問題

陶曉清回想,家中事家人一定會一起商量,「有一年,剛好日本主辦萬國博覽會,我想帶孩子去增長見聞,便提議用房子抵押,因夫妻兩人都賺錢,償債能力強,先生雖焦慮抵押房子就是負債,但仍同意我的做法。」結果一整個暑假全家都在日本走訪許多地方,非常快樂,回來後夫妻二人合作努力下也很快償還房貸。

「當時我還沒學諮商,純用說服來說動他,但諮商和說服不同,如果真要對話,不能有預設立場,那時我並沒有關心他對於貸款的焦慮,只是用自己的方法說服他。」陶曉清解釋,若以諮商角度是一起來看問題,了解你為何會擔心,而我為何不擔心,會有更深入的對談,不是一直要他聽我的,解決問題的感覺會不一樣。

圖/陶曉清提供

做歡喜事不再罪惡感

年過70,經過化療、放療後,陶曉清在和醫生合作下,已由3個月回診進步到半年回診,乳癌是有5年存活期概念,今年6月已跨過第5年,陶曉清說:「這不表示從此就安全無虞,因而首先自己要很當心,定期檢查不能忽略,對自己身體要有足夠敏感度,醫生說,平時身體有不舒服就一定要掛號檢查,做為病人有責任為自己找最好的支持系統(找醫師、心理師、社工),為自己的身體負責任,要注意自己飲食、做合適運動,工作時該休息就要休息,要懂得推卻不該做的工作,放鬆的心情和體力下才可讓自己快樂生活著。」

從小愛看戲的陶曉清說:「以前追韓劇會有罪惡感,覺得在浪費時間。現在會想,看戲是我從小就喜歡的事,現在還喜歡,就爽快追韓劇吧!」而今她是心安理得追劇,70而從心所欲。

持續學習創作棉紙畫7年以上, 這是最近的棉紙畫作品〈松竹的對 話〉。圖/陶曉清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