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惡勢力

0

文/李明足
甫升上八年級,餅乾被選為衛生股長,他發現鍋子一直不作打掃工作。這天,他尾隨鍋子來到學校廢棄宿舍圍牆邊,早就有兩個個子比他高大的男生等在那裡。鍋子走向他們,掏出兩百元拿給三班男同學,「昨天我同學蚊子不小心撞到你,對不起啦,大家都是網咖的好朋友,你原諒他吧。」
黑T男說:「被撞內傷才嚴重。兩百塊可以做什麼?至少給個兩千。」
鍋子一聽,瞪大眼睛,對方簡直是獅子大開口。
「開玩笑!網咖的走道本來就窄,兩人手肘不小心磨擦到,我都親眼看到了,怎麼可能在錯身的一兩秒中就內傷?你們根本是在勒索……」
話沒完,黑T男一把抓起鍋子的衣領,將他貼在圍牆上。
「你朋友撞到人,本來就要賠,說什麼勒索。」
「啪!」熱烘烘地甩他一巴掌,鍋子嚇壞了:「對不起,我剛剛說錯了!我身上沒有帶那麼多錢,明天再拿來。」
黑T男指著他胸口:「這樣吧,用那條項鍊賠償。」
鍋子壓緊領口:「不可以,這是我阿嬤去世前留給我的。」
突然,黑T男抓住鍋子雙手,向三班男使了個眼神,三班男立刻靠過來,伸手抓住項鍊。
鍋子急哭了,猛搖身體死命抵抗,「啪!啪!」又兩巴掌。
「安靜一點,再敢叫,就讓你死得很難看!」
就在三班男要拔下項鍊的同時,「你們在做什麼?」餅乾撿起地上一根壞掃把,衝到他們面前,狠狠的撥開三班男的手。
驚嚇間,黑T男鬆開鍋子的手,鍋子趁機躲到救兵後面。
「你是誰?不要管閒事,他做錯事,我們正在調解。」
「什麼調解?我都看見了,你們不但勒索,現在還要搶劫,太可惡了!」餅乾大聲地斥喝完,丟下掃把,拉著鍋子準備離開。鍋子有了靠山,離開前又大聲附和:「你們再不快離開,小心我去報警。」
「你敢!」黑T男一聽,暴跳到他們面前,一截枝條狠狠敲在餅乾手臂。一條鮮紅血蛇從餅乾左手肘蜿蜒滑向手背,血一滴一滴地滴在草地上。
在場的全嚇壞了,三班男和鍋子全身發抖,黑T男臉色瞬間蒼白,立刻跳出圍牆外,逃走了。
鍋子一面拿出衛生紙壓住傷口,一面跟餅乾道歉:「謝謝你來救我!對不起!害你受傷。」他轉頭跟三班男說:「把他的手抬高,高過心臟。」
當蚊子、蟑螂帶著艾組長趕到時,餅乾的傷口不再出血了。
……
回到學務處,艾組長釐清整件事的始末說:「網咖出入的人很複雜,真的不是你們想的只玩電玩,那麼簡單。明天請你們的家長來學校吧。」
聽到要請家長來學校,三班男立刻跪下,雙手合十,大哭起來:「我知道我錯了!對不起!我一定會改的。求求組長、求求班導,不要叫我換學校,我已經換好幾個學校了,沒有地方可去了,現在只剩下我阿嬤願意收留我。她整天都在外面打零工,不可能來學校;沒工作,我們就沒錢生活了。」
看著三班男跪地苦苦的哀求,在場大家特別安靜,鍋子眼眶泛紅首先開口:「我願意原諒你的。」
……
他轉向餅乾低頭道歉:「對不起!害你受傷,都是我的錯,請你打我罵我,求求你,不要叫我轉學。我爸媽早就不要我了,阿嬤是我唯一的親人,如果她知道這件事也不要我,怎麼辦?同學,求求你原諒我!我發誓從今天起,我一定會改過向善。」
餅乾真心地說:「我原諒你。」但此刻,他心裡有另一層擔心……

書名《我並不孤單:少年鍋餅的勇氣之旅》
圖/四也文化提供
書名《我並不孤單:少年鍋餅的勇氣之旅》
圖/四也文化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