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新印度】莫迪海嘯消波了經濟不見改善 族群分裂惡化 爭取連任路艱辛

1

編譯/潘楠慕
印度總理莫迪在二○一四年登上大位時,聲勢如日中天。莫迪以改革者的形象獲得支持,從印度社會底層一路攀上權力頂峰。然而,隨著掌權以來的爭議不斷,這位「奶茶小販之子」的神話已經褪色,也讓他明年的連任之路備顯艱辛。
莫迪上任以來,眾人引頸盼望的「莫迪經濟學」(Modinomics)似已淪為口號。經濟學家也指出,印度的經濟被過度美化。
以經濟成長率來看,今年第二季印度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率為百分之二點八,當局宣稱經濟回歸正軌。然而,印度將近一半的的經濟產出來自非正式產業,並有高達九成的勞動力在這些領域工作,GDP數據其實無法反映真實狀況。經濟學家坦言,如果把這些非正式產業納入,印度經濟成長率恐怕不到百分之一。
其次,印度失業率已在十月時升至百分之六點九,創兩年新高。儘管莫迪政府誇口表示去年創造七百萬個就業機會,但經濟學家指出,這其實是當局玩弄數字遊戲,靠著計算方式改變、定義的修改來美化數據。
另外,莫迪廢除舊鈔的大膽舉動,如今已證明是失敗之舉,不僅沒有達到當初宣稱的數位化以及反貪腐效果,甚至被質疑成為偽鈔以及黑錢洗白的管道。人民對於莫迪政府打擊黑金沒有實際感受,莫迪甚至還捲入多起醜聞和弊案,包括在法國戰機採購案中涉嫌圖利財團。
印度國內經濟形勢未見改善,又面臨美中貿易衝突升溫、油價上漲,印度盧布重貶等外部壓力,更令民怨升高,也成為反對黨的施力點,大幅降低莫迪明年選戰的勝算。
不過,儘管「莫迪海嘯」的旋風不再,去年的地方選舉,莫迪率領印度人民黨(BJP)繳出亮眼成績單,顯示莫迪仍有機會連任。政治分析師指出,儘管廢鈔失利,印度許多民眾仍相信莫迪的改革努力,願意包容其失策。印度採用源自英國的國會制度,法案需經由上下議院通過。莫迪雖然握有下議院過半席次,然而上議院仍由反對黨把持,莫迪推行政策與法案受到牽制,無法完全依照個人理念推行,這也成為人民願意接受莫迪的依據。
此外,莫迪的個人魅力,在印度當前政壇仍然少有對手。去年的地方選舉中,莫迪成功扮演吸票機,也再度凸顯他塑造形象和媒體操作的功力。
足以和執政的印度人民黨抗衡的國大黨(INC)由印度著名的政治世家甘地家族領軍,原本是唯一能夠與印度人民黨一較高下的政黨。但去年選戰大敗後,已淪為在國會下議院僅有四十四席的小黨。不僅如此,這個傳統世襲政治家族的沒落,更成為莫迪「奶茶小販之子」的最佳宣傳。
莫迪身為近代印度最強大的領導人,已成功塑造經濟推手與改革先鋒形象。然而,莫迪對印度教國族主義的支持,已成為印度社會的多元發展的隱憂。印度人民黨雖然宣稱聚焦經濟發展,絕無歧視,但該黨推舉了極具爭議性的印度教祭司阿迪蒂亞納特(Yogi Adityanath)擔任北方邦首席部長,令外界大感意外,擔心莫迪有意反穆斯林、縱容印度教徒主義以及推動印度教國族主義,導致族群分裂情況惡化。
明年大選,將是莫迪的嚴峻考驗。這位「平民總理」是否能夠再度掀起旋風,並繼續實現競選承諾,加速印度的經濟發展與改革步伐,打造超越宗教與種姓「新印度」,不僅是印度之福,影響也將擴散至東南亞甚至全球。
種族衝突 恐慌日益升高
印度總理莫迪上台之後,放任社會中欺壓賤民與穆斯林等弱勢族群的勢力,這不僅激起民眾的不滿,也開始引起黨內的反感。
印度社會中瀰漫的種姓衝突恐慌日益升高,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有心人士試圖取消保留名額(Reservation)。
保留名額是印度憲法規定的制度,為特定階層保留權益,包括達利特人,也就是一般所稱的賤民。然而,印度部分省邦與大學開始取消保留名額與獎助學金,許多不屬於保留制度內的族群也要求同樣的優惠,但中央與地方政府卻默許,嚴重排擠真正弱勢群體的權益。
莫迪所屬的印度人民黨議員,已對此公開表達不滿與疑慮。儘管人民黨主席薩亞(Amit Shah)表態,宣告絕對不會取消保留制度,但社會中的憂慮日益加深,擔心極右派印度教國族主義及印度教徒主義的抬頭,激化族群衝突。
印度的防止暴行法,是用以保護低種姓族群,然而,莫迪掌權後,印度最高法院裁定,警方不能立即逮捕涉嫌歧視和虐待低種姓群體的人,且不得任意逮捕怠忽職守的公務人員。
這個裁定,讓原本就飽受歧視的弱勢族群大為憤怒,也爆發許多大規模的抗議行動,數以萬計的印度賤民在印度各地走上街頭。批評者指出,莫迪政府透過主動修改相關政策與默許放縱,掩護印度教國族主義與印度教徒主義,是一場大規模的意識形態遊戲與政治圖謀。
印度憲法雖規定不得以種姓歧視他人,但種姓制度實際上依然存在,低種姓族群被攻擊的事件頻傳。莫迪與印度人民黨透過製造、支持與激化種姓與族群衝突,穩固特定票倉,但這股力量正逐漸失控,讓莫迪面臨強力反噬,危及莫迪的連任之路。
廢鈔政策 嚴重傷害經濟
二○一六年十一月,印度總理莫迪宣布廢除高面額紙鈔,希望透過這項措施打擊黑錢和地下經濟,然而印度央行最新報告顯示,高達九成九的廢鈔已流回銀行體系,廢鈔政策一敗塗地。
許多國家面臨惡性通膨時,曾大規模廢除舊鈔,但印度經濟並沒有出現太大問題下,卻閃電禁止大規模現金流通,是國際經濟史上首見。莫迪曾被美國前總統歐巴馬讚許為「行動者」(Man of Action),廢鈔決策推出之時也受到肯定。然而,那些原本應該消失的廢鈔,幾乎全部存回銀行,總金額高達十六兆盧比。
分析師指出,持有不法紙鈔的人士,自有辦法透過複雜的洗錢網,把紙鈔換成新鈔,甚至還把舊鈔存入銀行。這些對策包括把將舊紙鈔以低於面額的價格賣出,或者以一定代價聘雇人頭,把舊鈔存入銀行。
廢鈔政策推行兩年,批評者譏諷這項政策成為黑錢洗白的機制。在野黨也大肆抨擊,稱此政策犧牲無辜民眾權益,傷害經濟,尤有甚者,更讓貪贓枉法者在這段時間把不法所得洗白。
印度現任財長傑特利(Arun Jaitley)為廢鈔政策辯護,他表示,雖然有黑錢重回銀行,但稅務當局正徹查帳戶,找出不法所得並予以徵稅,擴大全國稅基。
傑特利進一步指出,當局對目前的狀況早有準備,預期大量廢鈔會回到銀行體系,變成能有效使用的貨幣。大量廢鈔回籠,代表印度央行和銀行體系有能力因應挑戰,在有限的時間內回收。
但據統計,印度廢鈔政策導致二十五萬家企業倒閉,引發大量失業,重創房地產市場。現金短缺不僅影響商業,也影響主要以現金運作的基礎農業。儘管當局堅稱政策沒有錯誤,外界普遍認為廢鈔措施徹底失敗。

弱勢族群走上街頭抗議。圖/法新社
弱勢族群走上街頭抗議。圖/法新社
許多不法紙鈔遭到棄置。圖/法新社
許多不法紙鈔遭到棄置。圖/法新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