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日產救世主戈恩 成階下囚

7

文/陳世昌(資深媒體人)
日本日產汽車的救世主、出身法國雷諾汽車的戈恩,竟遭到東京地檢特搜部逮捕,撲朔迷離的劇情跌破了眾人眼鏡。
相關人士說,地檢人員是埋伏在羽田機場,當戈恩搭乘的日產專機抵達時,出其不意在機門口逮捕了他,罪名是他違反了日本的《金融交易法》中虛報所得的規定,讓他措手不及。戈恩既是日產的會長,也是法國雷諾汽車集團的執行長(CEO),每個月只有三分之一時間在日本上班,他在機場被突然約談,是地檢「處心積慮」的安排,日產內部告發他虛報所得,這在日本是可處十年以下刑責的「大」罪。
我對戈恩特別關注,主要是我在擔任駐日特派員時,剛好與一九九九年入主日產成為中興之祖的這位法國佬,有二十年的重疊之緣,曾寫過他的報導。日產是日本第二大汽車製造廠,當年因為經營不善,積欠二兆日圓債務,當時日本經濟跌落谷底,政府無力救援,逕由日產到處找救星,法國雷諾就以六千五百億日圓價碼,拿下日產百分之四十三的股權,派遣了戈恩這位黎巴嫩出身的法國佬到日本,幫忙整頓瀕臨破產的日產。
我寫過〈兩位法國佬拯救了日本〉的報導,還頗受好評。兩位法國佬,一位是戈恩,另一位是當時日本足球教練杜爾契,戈恩讓日產復活,杜爾契則是讓日本足球隊在國際揚眉吐氣、從此沒在世足大賽缺席的教頭。
當時四十七歲的戈恩,在法國雷諾汽車時代被奉為削減成本的殺手,到日本後被稱為「Seven-eleven」(從早上七時幹到晚上十一時的工作狂),是法國雷諾為日產「起死回生」驟下猛藥的另類會長。他作風強悍,到日本後第一個作為就是把十五萬左右的日產員工減少兩萬人,國內五家工廠也陸續關閉,一千一百家和日產往來的交易廠商,削減成四百家。他也真的不負眾望,短短五年內還清了兩兆的債務,實踐他剛到日本所說的「給我兩年時間,做不好我就捲鋪蓋走路」承諾。
這位奇蹟似的領導人,不但促使日產與雷諾聯盟,兩年前當日本三菱汽車發生危機時,順勢把三菱也納入了旗下,讓全集團的汽車年產量高達一千零六十萬輛,超越了日本一哥的豐田,是僅次於德國福斯的世界第二位。
在日產的二十年間,戈恩成了眾人眼中「跋扈」的經理人,日產內的日本勢力對強勢戈恩積怨日深,想拔之後快。這次戈恩的虛報所得,據說十年來短報五十億日圓的收入,這是日本最忌諱的部分,日產社長西川廣人指控說,戈恩不只是短報所得,還私下挪用公款進行投資,並且在巴西、黎巴嫩等地用公款買了私人豪宅,涉及背信罪的罪嫌等。
指控戈恩罪名的報導紛至沓來,法國的媒體則質疑是「陰謀論」,故意要陷戈恩於罪,以便讓日產收回主導權,是「恩將仇報」的行為。一般認為,出資雷諾百分之十五的法國政府,絕對不會坐視戈恩被整,有可能影響到法日兩國關係。姑不論真相如何,這件事也成了外資想要投資日本企業的一個反面教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