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稻香與荷塘:致雲門

2

文/張台瓊

下一個城市,紐約還是布拉格?
是飄著細雪的山丘,還是微暖的阿迪卡斯1?
你攤開地圖,穿過六零年代的舊金山2
世界的吐納已經開始,你沉吟著:
太平洋上,我們摯愛的島嶼卻屏息自己

那時,你是沿途托缽的流浪者
正穿越翻騰的世界
行囊裡一雙跳躍的舞鞋
你靜心聽著,尋找生命婆娑的密咒
聽著…… 它的鞋尖,指向故鄉
指向神靈未曾降臨的小島,與那些
幾乎窒息的側臉3

淡水河畔,你吶喊家族的悲歌
像渡海而來的先民
搖晃中,尋找平衡的檣櫓
像黑夜裡的河水
含起觀音牽掛的身影
靜靜地 彎入大海

於是,高山的霧靄裡 探出一雙
太極的手,儘管晨曦易晚
黑色的松煙仍在空中書寫、繚繞
雲腳定出你所確信的安頓,與輕盈
我們的對話時而敘事
時而抒情……

我終於明白,不管是紐約,還是巴黎
是雲天朗朗的地中海,或是夜霧的倫敦
你都是那飽滿而低垂的稻浪
是八里屋外的那片荷塘
和我們一起記取與放下
一起撫慰、祭獻並榮耀
那些,曾經倉惶底 年代

註1:阿迪卡斯劇場 (Atticus Odeon)位於希臘雅典。雲門於2005年首赴希臘,於古劇場演出《流浪者之歌》。

註2:林懷民先生1969年赴美讀書,旅行舊金山時遇到伍茲塔克音樂節以及各地風起雲湧的學生運動。

註3:指雲門作品《九歌》中致敬的先賢、先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