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0】佛教管理學-38

0

文/星雲大師
弘法系列 29
●給人因緣的管理
人的一生,光是接受別人賜予,表示自己貧窮;歡喜給人,與人結緣,表示自己富有。換句話說,一個懂得感恩的人,凡事總想如何回饋人,心裡必定富有;不懂得感恩的人,縱使擁有萬千財富,也還希望再增加、人家再給予,內心必然貧窮。因此,人生的貧富並不是以數量上的有無來衡量,而是以心量上的有無做為標準。
在這個世間上,有的人是接受別人的緣分而成功,有的人是與人結緣而成功,當然這樣的人占多數。在佛門裡,經常勉勵人要「廣結善緣」,凡事都應該給人一點因緣,何況人到世間上來,父母養育我,給了我多少的因緣;老師教育我,給了我多少的因緣;士農工商供應我衣食住行,給了我多少的因緣,這個世界給我的這麼多,我又怎麼能不給人因緣呢?
當然,人家給我,我要心懷感恩;不過,我給人家,也要感謝對方接受。能有這樣的胸懷、心量,結緣、施捨的功德必定是不可限量。
所謂「感動的世界最美麗」,對於人家的好人好事,我要感動,而我自己也要做一點好人好事,給人感動。這一個社會,就是要這樣彼此感動來感動去,互相結緣。無論說的是管理學也好,人我來往也好,或者彼此建立友誼也好,都沒有比給人感動、與人結緣更美好的了。
●信、願、行的管理
在佛教裡,淨土宗說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必須具備「三資糧」,也就是三種能幫助自己到達淨土佛國的道糧。哪三種呢?信、願、行。
所謂「信」,就是要相信有西方極樂世界、有阿彌陀佛,如果你不相信,沒有目標,說要到極樂淨土,又談何容易呢?事實上,與其說是信仰阿彌陀佛、信仰極樂淨土,不如說是信仰自己,相信:我能、我會、我可以、我做得到!所謂「信為道源功德母」,信心是道的源頭、功德的母親,有「信」才能發揮力量。
跟隨著「信」的是「願」。相信之後,還要有願力:「我願意親近阿彌陀佛!」「我願意和諸上善人聚會!」「我願意從苦難的娑婆世界到極樂淨土!」假如你沒有這樣的願力,那麼任誰也幫不了你,就像你不願意做好人,誰都無可奈何一樣。
中國有句話說:「有願必成。」佛教裡省庵大師也說:「入道要門,發心為首;修行急務,立願居先。心發則佛道堪成,願立則眾生可度。」一個人將來有沒有前途,就看他是否立志發願。
具備了「信」、「願」以後,也不只是空談,還要實踐,念佛就是實踐的主要力量。尤其不可以少福德因緣,要布施、行善、結緣,做各種的功德,做得愈多愈好。
「信、願、行」的資糧具備以後,極樂淨土就能去得成了。同樣地,假如我們在一個機關裡、一個團隊裡,也能具備「信、願、行」,還會不能得到長官的信賴嗎?還會不能得到同事的友誼嗎?會無法對這個團體做出貢獻嗎?因此,「信、願、行」是做人處事、團體共事,最方便的法門。
●根、塵、識的管理
在世間上,每一個個人都是主體,衣食住行等外境是客體,主客相處融洽很重要。但是人往往「講時似悟,對境生迷」,向上、向善的力量很薄弱,向下、向惡墮落卻很容易。
說到人生和宇宙世界的關係,人有眼耳鼻舌身心「六根」,所謂「根」,有生長的意思,因此,「六根」接觸到外境的「六塵」色聲香味觸法,就會產生六種認識,稱為「六識」。
例如:眼和色接觸,就有眼識;耳和聲接觸,就有耳識;鼻和香接觸,就有鼻識;舌和味接觸,就有舌識;身和物質接觸,就有舒適、不舒適的感覺;心和萬法接觸,則會連結過去、現在、未來,生出種種思想和看法。
所謂「根、塵、識」,六根是屬於生理的,六塵是屬於物理的,六識則是屬於心理的。人生在世,就是生理、物理、心理的周轉,彼此相依,互有關連。
六塵有好有壞,就看我們的心要領導眼、耳、鼻、舌、身「五根」做好事或做壞事。假如面對外境,沒有分別是好或壞,而胡亂地隨境所轉,那可就危險萬分了。所以,要能將生理的六根保健好,善用心理的六識,知道六塵的好壞輕重,如此,才能「得人者昌」,否則就「失人者亡」了。
總之一句,六塵不一定都是不好的境,就看你怎麼去運用,可不能不善加分別哦!「根、塵、識」在人生的管理裡,也是非常重要的。
●一法即一切法的管理
「一法即一切法」這句話,也就是「一多不二」的意思。舉凡一粒微塵、一間房子、一個都市、一個國家、一個地球、一個虛空,從一粒微塵到一個虛空,世間一切萬法不都是「一」嗎?所以,一就是一切。如果你能懂得這個道理,從一粒微塵裡,也可以看到三千大千世界;從一句話裡,也可以悟到世間人生的真理。
「一」不可以小視,看起來「一」是基數,實際上是一即一切,道家不也說「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嗎?佛教認為,這個世間的一切是「萬法歸一」,宇宙萬有全在一心之中,虛空世界都在我們的心裡,所謂「心包太虛,量周沙界」,你的心量有多少,就能包容多少。
既說萬法都在我們的一心之中,那麼,這個宇宙間的所有人等,都是我心上的人;這個宇宙間的山河大地,都是我心中的山河大地。
換句話說,人世間的所有一切,如果你能包容,他就是你的;如果你不能包容,即使是夫妻,也還會離婚;是手足,也還會鬩牆;是父子,也還會反目,脫離關係。
該是我的,萬法是一個,一法即一切法;不是我的,一也是空無所有。所以,「一法即一切法」完全是看在人心量的大小,包容有多少。
無論是人際間或是社會上,乃至民族和民族、國家和國家之間,如果不要對立,凡事都是「化多為一」,天下還不會太平嗎?
(待續)

人的一生,光是接受別人賜予,表示自己貧窮;歡喜給人,與人結緣,表示自己富有。圖/晨露提供
人的一生,光是接受別人賜予,表示自己貧窮;歡喜給人,與人結緣,表示自己富有。圖/晨露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