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她的故事

0

執筆人:楊玉欣 立法院榮譽顧問
我的看護來台灣已經第3年了,她一開始不在我這裡工作,是後來才來我這裡幫忙。不知道哪天開始,我的看護似乎身體狀況不太好,頻頻咳嗽,她說是天氣的緣故,過去2年都在這樣的情況下度過。由於她的中文還不是很好,我便帶她去看看中醫,調養身體。
沒想到診察過後,醫生跟我說她並不是生理上的問題,而是心中鬱結,有話說不出口。我回家之後,一邊用淺白的話把醫生的意思解釋給她聽,一邊也試探著詢問,年紀輕輕的她心中有什麼煩惱?小姑娘告訴了我她的故事。
母親從她一出生就非常的痛恨她,原因是在懷她時父親外遇,遭受著身體不適與愛人變心的雙重痛苦,母親把這一切都歸因於「她」,這個害自己失去丈夫歡心的壞東西!母親看著她的眼神永遠沒有愛。她只記得自己被丟給別人帶,而母親把全部的力氣都放在看管父親上,始終不願親自照顧她;家裡有任何東西,吃的喝的用的,母親絕對不會分她一丁半點,全都給了妹妹。父親有時候看不過去說個幾句,母親也毫不理會,父親只得偶爾偷偷摸摸的拿些東西給她。母親還會不停的跟父親告狀,例如她沒有準時回家、交友複雜等等,在她的心中,母親似乎就是想極力的醜化她。
後來她交了男友,也上了大學,生活看起來好像開始變好了,與男友的相愛,可能是她一生中最快樂的記憶。沒想到男友竟死於一場車禍意外,頓失支柱的她悲痛之際以酒澆愁。有一天她和一個心儀她許久的男子一起去喝酒,結果遭遇了人生中最痛的轉捩點,她被迫有了孩子,吃了無數的藥、用盡一切方法,都無法讓這個孩子離去,在社會壓力、無法可施下,她只能嫁給誤她一生的男子,從此開始了她的逃亡生涯──逃離自己痛恨的丈夫,來到台灣。
她才24歲,在我的眼中,她是一個可愛的人,我也相信所有的人看到她都會說她非常聰明、美麗,也很願意學習,我每天花一個小時的時間和她交流,教導她學習中文、唱台語歌,也帶她上教堂。在互動中,我好希望可以讓她重新發現人生的意義,可以從過去的痛苦中走出,也希望可以讓她看到,在與她一起回顧母親的生平過程中,慢慢發現母親的可恨和可憐之處,其實並不是表面看起來的這麼平面,而唯有願意試著看見,才有可能跨越並原諒。
有一天我又聽見她和母親在電話上大吵,等風暴過去之後,聆聽她講完之後,我跟她說:「即使是再怎麼樣憤怒,我們都可以選擇不要以惡劣的態度對待他人。」我鼓勵她,明天再打個電話回家吧,跟母親道個歉,暫且不論事情的對錯,而是為這樣的態度抱歉。結果隔天,她真的打了一通電話回家。她告訴我,她很高興,心裡覺得有種不一樣的感覺,很感謝我在那樣的時刻提醒了她。
其實每個人都渴望能夠被看見、被理解,在互動和交流間,我看見了這個孩子尚不被人知曉的聰慧和茫然。的確,每個人在生命中都有困惑、受傷和痛苦,在不同的機緣之下,我們若能付出理解和關懷,跳脫出表面的觀察,那麼就更有機會能夠互相的體諒。
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力所不能及之處,像我就需要我的看護來幫助我換衣服、洗澡、上廁所……,這是我的無助和痛苦,而我相信大家都會有屬於自己的軟弱和無助,若能相互的支持和扶助,那麼或許這就是人活著的意義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