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讀生活】我是密醫

0

文/高愛倫
十五年前的三十三張磁碟片,評估累計二十萬字,原想拿出來發表,但找了張三李四王五等專家來幫忙,不管格式化內容或內容格式化,都救不回裡面的私人日記;也好,心一橫,我把磁碟片丟進垃圾桶裡再澆上醬油,摧毀我早已記不清楚的從前、過去與往事。
你可曾對自己好奇過?我對過去的自己很好奇,一再想翻閱我是如何對待自己的紀錄,但是真的徹底清除可能喚起記憶的憑據後,好像也沒有絲毫不捨,這是人老的無情?還是人老的豁達?
我總是鼓勵受情緒困擾的朋友寫日記,有的照做了,有的,則把我當作一本日記本,把他的語言、心情、觀點,日復一日灌進我的耳道,我聽了後,要回應,要勸慰,要恩威並施,用心的以我的理解方式,努力讓對方在下一次的傾訴,出現明顯的改善狀況。
久而久之,我成了密醫。
在不同的案例中,我是心理治療師、我是文字治療師、我是食物治療師,但我絕不是病理治療師,我不會治病,我會陪伴,我會協同幫忙喚醒陽光思緒,既然醫學證實愉悅有益健康,朋友之間的確該試著為心情沾著泥濘的受創方撢掉一些雜質,而且盡量不留痕跡。
密醫要有能耐。
剛退休那年,我跟對門鄰居潘太太請教如何考張老師執照,潘太太可真是一針見血的說:我覺得妳很容易杞人憂天,這樣個性不適合當張老師,輔導別人並不是有耐心傾聽就好,很多時候,接收別人的悲劇悲情,會把自己也拉進無底洞的低潮。
我想到小同事王逸聞在一堆小青年面前的形容:我們把難處苦處跟高姐說完,問題就變成她的了,能不能解決,會不會改善,我們一點都不急,她卻怎麼都放不下。
吳怡芬也曾說過:「不要因為人家推妳做領袖,妳就一定要做領袖。」
我無意當老大,也無心做領袖,但是看到別人的問題,我就是「忍不住」或「不忍心」不去關心、幫忙。我絲毫不想把事情攬到自己身上,但是我經常莫名其妙的就置身事內,別人的痛很容易就成為我內心的牽掛。
好在,經歷,會修正人的個性,時間,也會改變人的彈性。
慢慢的,我相信:有些時候我們真的可以扭轉乾坤,可是有些時候,我們真的就是無能為力。
當同學說「現在接到的白帖多過紅帖」時,我不再那麼容易隨同感傷,可能是四十歲到五十三歲之間一再歷經大慟,覺得人來人去都是極自然的起落;我已完全領悟:心思簡單、心情舒坦的過日子是我們僅有的選擇,也是最必須的能力。
世界何來無常?
所有的無常,都已經變成我們的日常、經常、平常與尋常。
一一走過枝葉黃
莫在事後嘆無常
海海人生浪頭高
沙漏數遍好時光
在陸續的催老會催老說之後,我理解了老之難逃,也開始加倍訓練自己老而彌堅。
十一年前做不成「張老師」,現在可以做到「心靈伴友」,我沒有教誨別人的意圖,但是我發展出絕不是天賦的能力,訓練也努力成為別人情緒的處理機,不管聽完多少事,終於能一甩頭就覆蓋黑暗,不再把別人的負面情緒變成自己心中的迷障;在以前,我是萬萬做不到的。
記得九二一大地震時,只因為早上看了四小時慟新聞,畫面強波襲腦,憂鬱症當日復發,煎熬數月之後才復原。
做一個可被依靠可被依賴的人,身體強壯、心思堅定、勞動取樂、力求長進都是必須的條件。
走過憂鬱症,我願意陪這樣的朋友一起尋光。
我很有耐心,一聽就幾小時,偶爾我也會生氣不耐,但我不在言語上嚴厲,而是回家後以更費勁的方式書寫語言,以求梳理困惑時,能過濾掉自己的不當反應。
當今的生活哲學是鼓勵大家以過好自己為優先,願意付出與願意配合的程度自然就面臨重畫區域,我的悟點跟「朋友是老的好」論點略有差異:我們年紀愈大,愈需要開放生活的廣度、結交不同領域的朋友、靠近有閱歷差距的年輕人,好讓自己被新的吸引力活化。
以前墜入黑洞時,我為求生活,不能停止工作,所以必須自我振作、自我提示與自我訓練,完全沒有條件「專心沉溺與擴大」」憂鬱症這個主題與話題,反而提前頓悟「感恩之心會形成巨大的力量」。
三個月之前接到一訊,簡陳如附:「愛倫!有個不情之請:因為健康理由,我最近必須加強進食,吃是我最重要的課題;能不能搭便車,在妳家開伙的時候,順便幫我裝個便當,不問菜色,做啥吃啥,一個一百元,可行嗎?不要有壓力,我只是放心妳家吃食。」
我被這個要求打動與感動,謝謝有人如此信任我們,我在一分鐘後即回覆:「放寬心,你現在需要體力,我知道如何照顧你,盡力讓你保持每天吃當日鮮食。」
由於飯局多,我們在家用餐就盡量簡單,以期平衡外食的毒素,不但從不用味精芡粉化學性調味料,更常是一道苦瓜或一道茄子就滿足了一餐。
因著照顧鄰居健康飲食,怕只做一人餐食口味單調,開始以「無菜單家常菜」來「徵求晚餐搭伙食客」;團餐始於信任,行於信任,家常菜便當擺出給啥吃啥的陣勢是大膽了些,但是接受者眾。
我主演行政主廚,只開菜單出一張嘴,先生則是首席主廚,照我的靈感選擇蒸煮炒;除了私下全心全意照顧特定對象,便當客的團餐是三天打魚兩天晒網的得閒才做,流理台是遊樂場,洗菜槽是滑水道,我們邊做邊聊,覺得喜樂十足。
在顛簸人生裡,我遇過好幾個「協助我穩住」的朋友,他們就是幫我找回心靈健康的密醫;在「能為別人做些什麼」這件事上,朋友的真誠陪伴就是密醫療程,他們給我的,也是我現在可以給別人的,這是感恩的力量。

分享: